“正”中讲出“反”道理,演讲很高明

作者:演讲与口才杂志幼儿版 / 公众号:yjykczzyeb 发布时间:2019-07-26


文|赵元里
演讲与口才杂志社
在演讲中,从所谓的“正”道理中讲出“反”道理,颠覆人们的习惯思维,会让听众觉得眼前一亮,耳目一新。这样的演讲是非常高明的!“反”诠固化心理
刘义兵在《酸葡萄心理的可贵之处》的演讲中说:“一只饥饿的狐狸来到一处葡萄架下,看到一串串晶莹的葡萄,口水直流。然而,它跳起来几次都没能吃到葡萄,看了几眼,无可奈何地走了。它边走边安慰自己:‘这葡萄没熟,肯定是酸的。’狐狸不承认自己吃不到葡萄是没本事,而是解释为葡萄没熟。它不再在葡萄架下煞费苦心地纠缠,而是到别处找吃的去了。酸葡萄心理一直被人们讽刺,但我今天却要为酸葡萄心理点个赞。我们每个人特长各异、能力不同,我们不可能都能够到摘葡萄的高度。因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到另外地方找吃的,也不失一着高棋。既然吃不到葡萄,我们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学会放弃其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放弃,就永远没有得到。”
“酸葡萄心理”一直被人们讥讽,但是演讲者却通过反面诠释,讲出了自己的道理。演讲者对人们习以为常的固有心理模式,讲出反面的道理,这种道理往往充满辩证法,让听众悟到了新的奋斗方式。所以,它是一种高明的反诠方式,值得在演讲中运用。“反”释习惯思维
黄道容在《累积的负面因素不容忽视》的演讲中说:“有一则新闻说,一个穿梭于中东战区的英国女记者,因为错过了伦敦到伊拉克的航班,身边又没带够改签的现金,便在厕所里用围巾上吊自杀了。人们一片哗然:这么小的事,至于吗?无独有偶,我的妈妈经历过离婚、失去奋斗半辈子的财产、在公司遭受嘲笑冷遇、一个人把我带大等等磨难,却从未掉过眼泪。而有一次却因为爬不上高处擦玻璃而哭了起来。当时,我怎么也不能理解,这,至于吗?但是,今天我终于悟到了答案:那个自杀的女记者,苦苦奔波于战火连天的环境,每一篇文字都经历了血和泪的洗礼,她也许经受了太多的险阻,却在这一次微小的挫折中倒下了。我的妈妈,也同样经历了太多的磨难,积苦成河,在这一刻崩溃了。这两个事例告诉我们,要善于体贴身边人的疾苦,也要善于接纳和排解自己的苦难。因为,绝望往往是许多不顺的累积,而不是经不起微不足道的打击。”
我们的习惯思维,总认为击倒我们的是大灾难,而小挫折不可能让人崩溃。这段演讲却颠覆了人们的习惯思维,把深层原因揭示出来、诠释清楚。演讲者这样从反面颠覆人们的习惯思维,透过了事物的表象,揭示了本质,还原了本来面目,也得出了正确的答案。这样的“反”释习惯思维,值得我们在诸多演讲实践中尝试。“反”述原始行为
洪学林在《哲学无处不在》的演讲中说:“在乡下朋友家吃饭,有一只小狗跑到我们餐桌旁,两眼羡慕地盯着我正在啃的一小块骨头。我吃完了骨中的肉,把小骨头扔到桌下。小狗看了看我,小心翼翼地叼起小骨头,到一旁啃去了。过了一会,我又将一块小骨头扔向小狗。小狗头也不抬,叼起小骨就到一旁啃去了。于是,我拣了块大的肉骨头,啃完后扔向了小狗,小狗见状嗖地一下跑开了,用战兢兢的眼光在远处看着我。过了好一会,才畏首畏尾地来啃大骨头。从中让我悟到了一个相通的哲学道理:狗以为我用大骨头砸它,我们做好事如果过火了也会让人产生错觉,以为我们动机不纯,有事求着他呢!”
演讲者通过“给狗扔骨头”这一事例的叙述,从反面颠覆人们做好事并非越过火,越受人欢迎。演讲者这样从反面讲出的道理,看起来似乎有悖人们的习惯性行为,但事实上却揭示了助人的哲学道理,值得探索使用。
事物都有两面性,“正”中讲出“反”道理,就是运用辩证的观点诠释事物,它的普遍性往往通过特殊性反映出来。这样的演讲很高明。
- END -
演讲与口才
口才助你成功 沟通改变人生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关注演讲与口才杂志幼儿版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