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嘉盛:浅谈龙泉青瓷

作者:掌上剑瓷/ 公众号:JianCi578 发布时间:2018-05-03


在浙江省的西南部浙闽赣边境,群山延绵,峰峦叠嶂,溪流纵横。龙泉市就位于这片绿色的区域,总面积3059平方千米。龙泉历史悠久,资源丰富。洞宫山、仙霞岭两支山脉绵亘其中,境内河流众多,水系发达,在市西、南、北有20多条小溪流向中部,汇入龙泉溪,流向温州。市西北的住溪、碧龙溪是乌溪江上游,流向杭州。市西的宝溪流入福建省属闽江水系,流向福州。所以,龙泉就有了“水流三州”的称谓。只有在这些丰富的自然资源基础上,经过智慧、勤劳的龙泉人的不懈努力,才能创造出灿烂的文明,最终奠定龙泉“青瓷之都、宝剑之邦”的地位。
初次对龙泉的概念是来自一把宝剑,这是一把制作精良的“龙凤七星剑”,它寒光凛冽,握在手上,会让人感到与武侠小说的世界拉扯了距离。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宝剑,剑的主人告诉我,这把剑是在龙泉买的,那是一个自古以来盛产宝剑的地方。后来又在朋友处看到了一件花瓶,花瓶线条流畅,造型优美,其釉色青如玉,光泽柔和,晶莹滋润,与其它瓷器大不相同。我那位做古玩生意的朋友告诉我,这是件龙泉青瓷。至此我才知道龙泉不但出宝剑还产这样精美的瓷器,对龙泉宝剑我曾作过一番粗浅的了解,那这青瓷又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怀着好奇之心,试着去探个究竟。从资料上看,在龙泉市境内烧制青瓷的古代窑址有三百六十多处,这个庞大的瓷窑体系史称龙泉窑。
一、历史源流
龙泉窑开创于三国两晋,生产瓷器的历史长达1700多年,是中国陶瓷史上烧制年代最长、窑址分布最广、产品质量最高、生产规模和外销范围最大的一个瓷窑系。它的产品畅销于亚洲、非洲、欧洲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影响十分深远。
龙泉境内山岭延绵,森林茂盛,瓷土等矿藏资源丰富,又位于瓯江上游,有便利的水路运输,加上充足的原料、燃料和水资源,自然条件可称得上得天独厚。
早在三国两晋时期,龙泉的百姓便利用当地优越的自然地理条件,吸取越窑、婺州窑、瓯窑的制瓷技术与经验,开始烧制青瓷,但当时烧制的青瓷非常粗糙,窑业规模也不大。龙泉市查田镇下保村曾在南北朝宋武帝刘裕“永初元年”(公元420年)时期的墓葬中,出土了“鸡首壶”、“鸡冠壶”、“莲瓣碗”等青瓷器,皆为灰胎青黄釉,这就是早期的龙泉青瓷。
经五代至北宋早期,龙泉青瓷进入了发展期。这一时期的代表性器物就是淡青釉瓷器。这种瓷器器形规整,釉面均匀光洁,透着淡淡的青色,有些还经过刻划修饰。据实地考查证实,当时窑业已初具规模,这类淡青釉的烧制地点主要是在龙泉金村、大窑、安福一带。明代陆容《菽园杂汜》曾载:“青瓷初出于刘田,去县六十里。次则有金村窑,与刘田相去五里余。外则白雁、梧桐、安仁、安福、绿绕等处皆有之、然泥汕精细,模范端巧,俱不若刘田”。刘田也叫“琉田”,即今大窑,是龙泉窑的传统制瓷中心。
龙泉窑的突然兴起很可能和龙泉窑为宫廷烧造贡品有关。当时江南一带属于吴越国的钱氏王朝统治,吴越国一直奉行与中原修好的政策,要向中原王朝进贡,把瓷器当作“贡品”,是不错的选择。曾经有这样一件淡青釉罐,是考古发现的,其外壁釉下写着“天福元年,重修窑炉,试烧官物,大吉”的字样,天福是后晋高祖石敬瑭年号,可见当时吴越国向后晋的进贡物品中有龙泉青瓷。不过,当时主要担任烧造贡品任务的是越窑,其贡器也称“秘色瓷”。五代吴越国王钱鏐规定越窑专烧供奉用的瓷器,庶民不得使用,且釉药配方、制作工艺保密。故曰“秘色”。最有名的当属1987年在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塔唐代地宫,发掘出13件越窑“秘色瓷”。在记录法门寺皇室供奉器物的物帐上,这批瓷器明确记载为“瓷秘色”,从而使人们进一步认识了“秘色瓷”。
历史上也有龙泉窑烧制“秘色瓷”的记录,宋代的庄绰在《鸡肋编》上记载:“处州龙泉县多佳树,地名豫章,以木而著也……又出青瓷器,谓之‘秘色’,钱氏所贡,盖取于此。宣和中,禁庭制样须索,益加工巧”。我们还可以从“秘色瓷”在当时进贡的数量上分析,《宋史·吴越钱氏》上记载:“太平兴国三年三月来朝,俶进……越器五万事,金扣越器百五事”;《宋会要》记载:“太平兴国三年四月二日朝,俶进……瓷器五万事,金扣瓷器百五事”。可以看出,吴越国在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进贡北宋的秘色瓷器达十万多件,要生产出如此庞大的数量,仅仅靠越窑是无法完成的。吴越钱氏选择条件优越的龙泉窑代替越窑,作为贡瓷的烧制中心,是完全可能的。越窑也因为各方面的原因而逐渐走向衰落,从而导致江南的制瓷中心转向龙泉窑。随之而来的,一些优秀的制瓷匠人落户龙泉,越窑先进的制瓷技术同时也传入龙泉,这就为龙泉窑的发展带来了契机。
随着北宋的灭亡,南宋的建立。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南移,北方人口大量南迁,那些技艺高超的制瓷匠人为逃避战火也加入到南迁的行列,他们的到来,意味着汝窑、定窑等北方名窑制瓷技术的传入。人才对于一个行业的兴衰,往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这时的龙泉窑结合了南北技艺,迅速走向成熟,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瓷窑体系。在胎釉配方、上釉方法、造型设计、装饰艺术等有了重大的改变和提高,器形种类丰富、釉色纯正,出现了黑胎厚釉青瓷和白胎厚釉青瓷两大系列的精美产品,分别称哥窑和弟窑。
哥窑,是文献中记载的宋代官、哥、汝、定、钧五大名窑之一,历来受到收藏家、考古学家的重视和关注,对哥窑的研究一直都未曾间断过。但是,迄今都没有找到确切的窑址。哥窑瓷器非常珍贵,据统计,全世界大约有一百余件,远远少于元青花的存世数量。
这里有两篇有关哥窑记载的明代文献,首先是陆深《春风堂随笔》:“哥窑,浅白断纹,号百圾碎。宋时有章生一、生二兄弟,皆处州人,主龙泉之琉田窑,生二所陶青器纯粹如美玉,为世所贵,即官窑之类,生一所陶者色淡,故名哥窑。”文中明确了哥窑烧造于龙泉的琉田,琉田就是现在的大窑。然而明万历年间高濂的《遵生八笺》另有别论:“官窑品格大率与哥窑相同。二窑烧造种种未易,悉举例可见,所谓官者,烧于宋修内司中,为官家造也,窑在杭之凤凰山下。哥窑烧于私家,取土俱在此地。官窑质之隐纹如蟹爪,哥窑质之隐纹如鱼子,但汁料不如官料佳耳。”他在文中却将哥窑产地定在了杭州。这两种说法到底应该信谁的?后来,论述哥窑的文献越来越多,对于哥窑器物特征的描述也越来越具体、清晰。根据文献提供的线索,人们在龙泉的大窑和溪口找到了生产类似器物的窑址。其产品为黑胎开片,釉色以粉青和灰青为主,特征与烧造年代均和文献所描述相符。至此,宋代五大名窑的哥窑已成定论,其烧造年代为南宋中晚期,产地为浙江龙泉。
人们又对龙泉哥窑和杭州南宋郊坛下官窑深入研究后发现,两者无论从窑炉结构、制瓷工艺、烧造方法还是产品的造型、釉色、纹片以及底足的切削形式等均基本一致,从外观上看,这二类瓷很难分辨。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皇朝,作为民窑的哥窑完全按照官窑的方式生产与官窑相同的产品是不可能的,即使仿造一件也会被充军、处死。所以,应该不存在“龙泉仿官”之说,只能定名为“龙泉官窑”。然而,又有人认为龙泉哥窑可能出自南宋修内司官窑,因为官窑对民间保密,弃窑时对窑址作了处理,所以至今未能被发现。后世的人考虑到龙泉哥窑的名声大,就把修内司官窑所出一些瓷器,用龙泉哥窑来命名,我想这是不是有些牵强附会了?哥窑带给我们太多的谜团,它的窑址到底那?那些并不完整的文献和众说纷纭,都不能成为定论,但有一点是一致的,即哥窑窑址在龙泉。
哥窑恰如一颗璀璨的明珠,人们只能远望它耀眼的光环,却无法目睹它真实的风采。但我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总之,龙泉青瓷在南宋将青瓷推向巅峰,在我国瓷器史上谱写下光辉的篇章。
公元1276年,蒙古铁骑踏破了南宋的锦绣江山,龙泉的熊熊窑火也曾一度熄灭。但随着元朝的建立,龙泉青瓷并未停下发展的脚步。元朝政府继续奉行北宋以来的对外贸易政策,使龙泉青瓷生产规模继续扩大,产品品种增多,窑址和产品的数量都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产品远销世界各地。这从龙泉境内发掘的大量元代窑址上,就能够证明元代仍是龙泉窑的兴盛时期。元代的产品除部分继承宋代传统以外,在器型和装饰上又有创新,比如当时流行的露胎工艺。蒙古统治者在被汉文化熏陶的同时也带来了草原的大气与粗犷,元代龙泉青瓷最富有代表性的莫过于—批大件器物的出现。这些大器胎质较厚,器形粗犷,釉色更加成熟凝重。从北京元大都遗址发现的元代青瓷和龙泉琉田、源口、等窑址发现的元代残器釉下刻纹饰中,出现了元代官方文字“八思巴文”,这就说明在元代已有部分官办或半官办的窑场,用来烧制供奉朝廷的器皿,这也为明初龙泉官窑的设立奠定了重要的基础。由于元朝对外贸易的发展,瓷器大量出口,需求量激增。在这样的背景下,元代龙泉窑迅速向瓯江和松溪两岸扩展,使大批的瓷器能通过顺流而下水运,真达当时重要的通商口岸——温州和泉州,销往全世界。元朝后期,随着民族矛盾的加深和社会的动荡,龙泉青瓷的生产受到严重影响。
明代龙泉窑是不是官窑?是否已经走向衰落?这两个疑问终于有了答案。2006年9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和龙泉市博物馆联合组建了由13人组成的考古队,对大窑龙泉窑遗址的枫洞岩窑址进行了主动性考古发掘。这次发掘的枫洞岩窑址,其烧成年代为元、明时期,出土了以吨计算的大量瓷器,大多为明代龙泉青瓷。这些瓷器制作工整、纹样精细、釉色滋润、器形庞大。特别是有些器形明显不是一般的民用器,毫无疑问属于官窑器。考古队经过四个月的野外工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窑龙泉窑遗址的枫洞岩窑址考古发掘取得重大突破。经过专家论证,确认这个窑址是明代宫廷用瓷的产地。这次发现颠覆了此前“龙泉窑至明代已衰落”的说法。专家认为,这一发现在学术上将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其实在明代洪武年间,也有文献记载当时供奉皇宫、贵人用的器皿仍由“饶(景德镇)、处(丽水龙泉)等府烧造”。
明代的官窑延续了元代的大器风范,将厚实雄浑的审美理念发挥到极致,从目前—些明初龙泉官窑青瓷碎片及结合传世完整器来看,明代龙泉官窑在烧造工艺上达到了一个难以企及的巅峰,无疑代表着龙泉青瓷烧造史上的最高水准。官窑青瓷主要以刻花为饰,精美绝伦,花纹与青如翡翠的釉色融为—体的工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艺术高度。此外,明代早期的民窑器也有不少精品,明初龙泉窑的规模和数量也不容小觑,以往被忽视,现在可以重新认识和评价了。明朝永乐至宣德年间,郑和七下西洋,海外贸易促进青瓷生产。成化、弘治以后,青花瓷兴起,加之中国航海事业衰落,明王朝实行海禁,青瓷外销量锐减,大窑、溪口一带瓷窑纷纷关闭,大白岸至安仁口一带瓷窑改烧民间通用青瓷、造型、烧制都不及以前精致。窑数减至约160多处。
到了清初龙泉窑场所剩无几。清中叶,仅剩南窖、瀑云埠头村、青溪孙坑村等地70余座窑。产品胎质粗糙,釉色青中泛黄。唯孙坑村范姓窑技艺家传,坚持烧制至民国初期。盛极几个朝代的龙泉青瓷至此花之凋零。
清末民初,德国、美国、日本先后有人来龙泉搜罗古青瓷,其后国内的古董商们也纷至沓来。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就是龙泉境内挖掘古窑址和盗掘古墓成风,另一方面,龙泉当地研制仿古青瓷之风盛行,一批民间制瓷艺人纷纷加入此行。清光绪、宣统年间,孙坑的范祖绐、祖裘兄弟制仿古青瓷名噪一时。民国初期,龙泉县城廖献忠仿古制品几乎可以乱真,还有宝溪乡陈佐汉、张高礼、李君义等也都是仿制高手。民国后期,龙泉青瓷窑火几乎完全熄灭,大窑群落已经变成荒丘一片,留下的只是遍地的碎瓷片。
1949年建国后,宝溪一带民间窑厂虽然能仿制古龙泉青瓷,但人数不多,工艺落后,成品率极低,釉色优劣不稳。
1956年,龙泉瓷厂恢复生产。浙江博物馆收藏了一批解放后烧制仿龙泉窑的产品,主要是根据南宋龙泉窑器物形制,其中有双鱼洗、鬲式炉、牡丹纹大瓶等器物。
1959年5月,曾任浙江省轻工厅厅长、浙江省副省长的翟翕武在参观龙泉瓷厂时,用“雨过天青云破处,梅子流酸泛绿时”来赞叹龙泉青瓷。
1975年,按照周恩来总理“要恢复青瓷生产”的指示,浙江省由八位专家组成仿古小组,在第二年春天点燃了恢复龙泉青瓷的第一炉窑。
1988年1月13日,大窑龙泉窑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列入国家100处重点大遗址。
2006年5月20日,龙泉青瓷烧制技艺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07年6月5日,经国家文化部确定,浙江省龙泉市的徐朝兴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2009年9月30日,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正式入选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在世界历史的文明长廊里,龙泉青瓷得到了应有的地位,成为人类共享的文明成果。
二、工艺特色
每当说道什么是青瓷时,人们就会想到“青如玉,明如镜,声如磬。”这九个字。但这只不过是一个概念性的表述,要真正系统性去了解它的工艺特色,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
青瓷作为中国传统瓷器的一种,以瓷质细腻,线条明快流畅、造型端庄浑朴、色泽纯洁而斑斓著称于世,堪称瓷中之宝,珍奇名贵。唐代诗人陆龟蒙以“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的诗句赞美青瓷。青瓷是在坯体上施以青釉(以铁为着色剂的青绿色釉),在还原焰中烧制而成。但有些青瓷因含铁不纯,还原气氛不充足,色调便呈现黄色或黄褐色。中国历代被称为缥瓷、千峰翠色、艾青、翠青、粉青等都是指青瓷而言。唐代的越窑、宋代的龙泉窑、官窑、汝窑、耀州窑都属青瓷窑系。不过原始青瓷早在商周时期就出现了,在我国商周遗址和墓葬中,先后出土了许多原始青瓷及残片,因其气孔较大,胎料中杂质较多,釉色还不够稳定,故称为原始青瓷。青瓷发展到东汉有了重大突破,仅在浙江上虞就发现了四处东汉瓷窑窑址,对其中的出土瓷片做了科学测定后,发现含铁量比原始青瓷少,胎体呈灰,青瓷白色,胎质烧结,吸水最低的一片仅有0.16%,烧成温度为1310℃,采用龙窑焙烧,显微镜结构与近代瓷器基本相同,透明度也达到较高水平。说明东汉时期青瓷烧造技术已达到成熟阶段。因浙江上虞一带曾是古越人的故乡,战国时属越国管辖,唐朝时称越州,所以这一带的瓷窑统称越窑。到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烧制青瓷更为普遍,瓷窑增加,其中品质最高、规模最大的当属龙泉窑了。
龙泉窑青瓷,传统上分哥窑与弟窑两大系列。
哥窑,其重要特征是釉面开片,这是发生在釉面上的一种自然开裂现象。开裂原本是瓷器烧制中的缺陷,后来人们掌握了开裂的规律,有意识地让它产生开片,裂纹无意而自然。纹片多种多样,以纹道而称之有鳝鱼纹、黑蓝纹、浅黄纹、鱼子纹;以纹形而称之有纲形纹、梅花纹、细碎纹、大小格纹、冰裂纹等,总名为百极碎。真可谓天工造就,更符合自然朴实、古色古香的审美情趣。一般来说,大器小开片者和小器大开片者颇为珍贵。哥窑釉质沉厚细腻,光泽莹润,如同凝脂。色调丰富多彩,月白、灰黄、粉青、灰青、油灰、深浅米黄等诸色。通体釉面被粗深或者细浅的两种纹线交织切割,纹线为黑黄相间,俗称“金丝铁线”。哥窑瓷土脉微紫,质薄,因为土质含铁量较高,烧胚时发生还原,瓷器胚呈紫黑铁色,瓷器没有涂釉的底部显现瓷胚本来的铁色,叫“铁足”,而釉彩较薄的口部呈紫色,叫“紫口”,俗称“紫口铁足”。哥窑器通常釉层很厚,最厚处甚至与胎的厚度相等,釉内含有气泡,如珠隐现,故通称“聚沫攒珠”。哥窑的釉内气泡不仅仅只是“攒珠”,还显现出一种比“攒珠”稍大一点的气泡称作“聚球”。球比珠大,也就是说哥窑有大小不同的两种气泡,其排列形式不是间杂错落,而是较为整齐地排列在一起。聚球气泡比攒珠气泡数量要少得多,一般呈圈形排列在器物之内壁,像一个很厚的环。“攒珠聚球”也是鉴定哥窑的重要依据。哥窑器物传世的以各式瓶、炉、洗、盘、碗、罐为常见。
弟窑,习惯上称龙泉窑,被誉为民窑之巨擘。其基本特征是:釉面无纹片,胎白或底足呈朱红,釉色青翠有如碧玉,光泽柔和,晶莹滋润,胜似翡翠。釉色以梅子青和粉青为极品。梅子正青,色如挂枝初梅,青翠碧绿,莹澈剔透;粉青,色似淡青湖水,柔和明净。还有月白、豆青、淡兰、灰黄等不同釉色。
南宋时期龙泉窑以石灰碱釉替代以往的石灰釉,这是一个很有创造性的巨大进步。石灰碱釉的特点是高温粘度大,烧成时不易流釉,这样,釉层就可以施得厚一些,使器物的外观显得比较饱满。
南宋的陶瓷工匠们还通过控制烧成温度和还原气氛,使这类釉的外观获得一种柔和淡雅,有如青玉一样的艺术效果。其中以粉青和梅子青釉最为著名,标志着龙泉青瓷达到了颠峰。梅子青釉的釉层厚达1.5毫米以上,比粉青釉更厚,烧成温度也比粉青釉要高,在1250—1280℃之间,有着较强的还原气氛,釉层略带透明,釉面光泽亦较强,釉色可以与翡翠篦美。
粉青和梅子青釉,其所配的胎基本上都是白胎。胎色对釉色起到一定的衬托作用,古代龙泉青瓷一般都要在胎的配方中掺加一定量的紫金土,其目的就要降低胎的白度,使胎色在白中略带些灰的成分,甚至成为灰黑色,这样便可使釉色深沉,而不致过于显露。不同类型的釉色所要求匹配的胎色也不一样,比如粉青釉要求白中带灰,梅子青釉要求白度高一些,或白中略带灰。
元代龙泉青瓷的胎质要比宋代的粗厚,但仍很坚致,白中闪灰,施釉厚,釉面虽不如南宋时润泽,但很光亮,有很强的玻璃质感,呈黄绿色或葱绿色。龙泉青瓷的成就,与制瓷匠师掌握先进的烧造工艺是分不开的。
在装饰方面,刻花是龙泉青瓷的传统装饰工艺之一,北宋时期曾经盛极一时。但到了南宋,由于石灰碱釉的运用和多次上釉技术的掌握,龙泉青瓷往往是素面朝天,以釉色取胜,如再行刻花就很容易被厚釉所覆盖。于是,堆塑和浮雕为装饰手段则应运而生,产生了独具特色的龙凤、双鱼、莲瓣、人物纹等具有立体感的纹样,从而进一步加强了装饰艺术的美感。到了元代,又流行露胎、贴塑、模印、镂空、点彩等等装饰手法。多在碗、盘、洗的内心贴双鱼、小兔、荔枝、飞龙等,早期的纹饰比较简单,以后逐渐繁复。
龙泉青瓷的造型丰富多样,器型有盘、碗,罐、炉、执壶、洗、瓶、尊、高足杯、高足碗、笔筒、笔架、水盂及人物塑像等。碗和盘多菱口或葵口,圈足施釉,足底靠圈足一圈无釉,中心有釉,俗称“脐状釉”。罐有荷叶形盖罐、高装盖罐、双系小罐等。瓶有梅瓶、环耳瓶、连座瓶、琮式瓶等。尊有凤尾尊、狮座尊。塑像有观音、达摩、佛龛等,人物的面部一般无釉,呈红褐色涩胎。其中尤以仿商周青铜器的鬲式炉,仿玉器的琮式瓶和仿汉代铜壶等器物最为精致。
现代的龙泉青瓷,在忠实地继承了中国传统艺术风格的基础上,更有新的突破,研究成功紫铜色釉、高温黑色釉、虎斑色釉、赫色釉、茶叶未色釉、乌金釉和天青釉等。工艺美术设计装饰上,有青瓷薄胎、青瓷玲珑、青瓷釉下彩、象形开片、文武开片、青白结合、哥弟窑结合等。
所谓哥弟结合,就是当下龙泉的瓷艺人经过了无数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的在砖窑里调制泥土收缩比例,掌控烧窑温度,并克服来之釉色配方的困难。在一方面要保持哥弟窑特色的同时,又融入新的时代特色,并要将二者完美结合,使新的瓷器技术既有丰富的裂纹,又有光滑的手感和整体感。
三、瓷名远播
在中国对外贸易的历史上,有一条汉代开创在漫漫大漠中的“丝绸之路”,深受世人瞩目和敬仰。但还有一条海上“丝绸之路”,被重视的程度要相对小些。在宋代,把这条海上的贸易之路,称作一条“青瓷之路”更为合适。
北宋时,官方就在我国东南沿海的广州、明州(宁波)、杭州、泉州设立了“市舶司”,直接与海外各国进行贸易,龙泉青瓷在对外贸易商品中就成了主导地位。立国于江南的南宋政府,更把海外贸易作为解决财政困难的有效途径之一。对外贸易量的增加更加刺激了瓷器的出口,龙泉青瓷在当时是“窑群林立,烟火相望,江上运瓷船往返穿梭,日夜繁忙。”瓷器经瓯江出海,远销日本、韩国、东南亚一带。
元代随着贸易的发达,龙泉青瓷作为主要产品之一,通过宁波、温州、丽水等港口大量销往印度、斯里兰卡、东南亚等数十个国家。
明代龙泉青瓷传入欧洲,倍受青睐,身价不菲。欧洲人后来用世界著名舞剧《牧羊女亚斯泰来》中的男主人公的名字“雪拉胴”来称呼高贵、优雅的青瓷。
1976年,韩国在新安海底的一艘元代沉船上,打捞上来的中国瓷器达17000多件,其中龙泉青瓷的数量居然有12000多件。从这上面可以看出,龙泉青瓷在当时中国瓷器的对外贸易中,所占据的首要地位。
多年来世界各地陆续发现了许多古代龙泉青瓷,在世界众多博物馆都收藏有龙泉青瓷,并被视为珍品。印尼首都雅加达有一座马利克(印尼第三任副总统)私人博物馆,藏品中有1500多件中国古瓷,其中有许多是宋、元、明的龙泉青瓷罐和大盘。法国巴黎的吉美博物馆,馆藏中国文物中,以瓷器闻名于世,数量竟达12000多件,其质量之精,有些在国内也罕见,还有些属孤品,这其中,就有许多是龙泉青瓷。龙泉青瓷扬名海内外,在世界各地享有很高的声誉,受到世界各大博物馆的追捧,只要收藏瓷器,几乎都会有龙泉青瓷。在民间同样倍受藏家喜爱,在收藏市场,拍卖价格屡创新高。
四、再造辉煌
龙泉青瓷经过五十年的恢复发展,到今天已经步入了一个全新的繁荣期,不但艺术瓷在国内外绚丽绽放,保持拥有中国驰名商标和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等品牌优势。而且日用瓷也在当今绿色环保的大潮流中,有了广阔的市场前景,按照规模化、标准化、产业化、品牌化来发展,加快青瓷产业与世界接轨,培育出许多日用青瓷企业。截至2010年底,龙泉市青瓷企业达280多家,从业人员约13700多人,年产值约6.3亿元人民币,并将以年均12%的增幅增长。
龙泉青瓷近年来得到飞跃的发展和当地政府的重视是分不开的,作为龙泉市的城市金名片之一,市政府对其保护和传承,采取了许多实际措施。首先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2009年,龙泉市政府新建立了“龙泉市青瓷宝剑产业保护和发展局”和“龙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两个专门机构,负责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的保护工作和传承任务。进一步开展龙泉青瓷古窑址的调查、发掘和抢救性保护工作。至2010年,龙泉市已有21个不同级别的龙泉青瓷古窑址列为文物保护单位;源头上保护青瓷文化和青瓷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与长久性生存,保护瓷土矿产这种不可再生的自然资源。研究和整理相关龙泉青瓷史料,编撰出版系列龙泉青瓷图书,为总结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推广龙泉青瓷文化打下基础。
虽然龙泉青瓷涌现出了一批技艺精湛的工艺美术人才,其中不乏国家级和省级的大师。但随着青瓷产业的加速发展,一线技术人才就面临着严重的短缺。我国传统上的技艺传授都是遵循“父传子、师传徒”的方式,龙泉青瓷也不例外。这种传授方式有它的优点,能够保持技艺的原始性,传统技艺特征不易消失,也就是现在所说的“代表性传承人”。但它最大问题在于缺乏广泛性,技艺的普及就很困难。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通过学校开设专业的方式,才能满足产业化的人才需求。
2003年9月,龙泉职业高中正式开设了陶瓷工艺专业。政府拨30万元专款给学校买了拉坯机、喷釉机、压模机等设备,添了2座液化气窑。
2005年。龙泉中等职业学校与龙泉市高级职业学校、龙泉进修学校三校合并,改扩建为一所上规模的青瓷专业特色学校。目前,该校已成为龙泉青瓷专业技术人才的培养中心,陶瓷工艺专业招生几乎年年爆满,毕业生供不应求,未等到毕业就被企业争先预订一空,企业需求量日益提高,专业建设规模逐年扩大,学校被评为浙江省非遗传承教学基地。
龙泉在做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工作上面不遗余力,大力培育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传承人队伍,确保龙泉青瓷的可持续发展与代代传承。设立终身艺术成就奖,扩大青瓷艺人的社会影响力。获得终身艺术成就奖的青瓷艺人每月享受政府津贴,并享受终身医疗保险。2008年,龙泉市投入巨资营建龙泉青瓷文化创意基地。这是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的最大传承基地,整个工程预计投资10亿元,总用地约43.7公顷。这一项目被列入浙江省重点建设项目,规划中主要有龙泉青瓷博物馆、青瓷大师园、国际陶艺村三大功能区。该基地以青瓷文化为主题,集文化传承、文博展示、学习交流、创作教学、收藏鉴赏、旅游观光等功能于一体,力争成为中国龙泉青瓷文化的研究和对外交流中心、陶艺人才培养基地和浙江省文化产业基地。随着中兴龙泉青瓷宏伟规划的实施,龙泉青瓷将会有一个超越千年历史的新发展!
龙泉青瓷厚积薄发,挺进杭州,入驻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几位青瓷艺术大师在现场的精彩演绎,海内外游客展示了全球陶瓷界首张“人类非遗”名片的独特魅力。
龙泉市自2002年举办第一届“中国龙泉青瓷·龙泉宝剑节”以来,从2007年开始每年举办,至今已连续成功举办了五届,是一场集文化、旅游、经贸于一体的国际性商旅文化节庆,并成为浙江省重点扶持的18个文化节庆活动之一。龙泉市还与杭州西博办签署了《关于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的备忘录》,成为西博会的分会场,借助西博会这一平台,整体推介龙泉节庆、剑瓷和旅游产业,进一步扩大城市影响力,打响节庆品牌。
第六届中国龙泉青瓷·龙泉宝剑节暨中国古陶瓷学会2011年年会将于2011年11月16日拉开帷幕,由中国古陶瓷学会、浙江省文化厅、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浙江省旅游局主办,龙泉市委、市政府承办。活动以“剑瓷龙泉·韵耀东方”为主题,将开展“哥窑寻踪”中国古陶瓷学会2011年年会暨龙泉窑学术研讨会,央视《寻宝》栏目走进龙泉,龙泉青瓷设计创新大赛等丰富多彩的活动,全力展示“活力龙·幸福泉”新形象。
龙泉青瓷,人类文明史上优秀的硕果,虽然跨越了千年,但它那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青瓷文化依然熠熠生辉,在倡导继承、发展、创新的今天终于迎来了新的辉煌。
2011年10月26日 于桐庐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