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大朗读者|科幻之声——《本源》丹·布朗

作者:广西医科大学 / 公众号:gxykdx 发布时间:2018-12-23

引言
人工智能的蓬勃发展,在给我们人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引起我们更多的思考。它是否会不断促进人类往好的方向进化,最终使我们成为生命力与创造力都更持久的超级物种?还是成为人类生存的最大威胁体:在某一个特殊的契机下把人类取代,让自己成为最终的世界主宰呢?
选文

“这是地球上主要生命形态的大事年表,”埃德蒙说,“是根据物种种群、食物链分布、种间优势,以及对地球的综合影响等因素绘制的。这张示图基本上直观地再现了在特定时期哪个物种在地球上唱主角。”
示图中不同的气泡不停地扩张和收缩,表明各主要物种是如何出现、繁殖,最后消失的过程。兰登的目光追着示图仔细观察。
“智人的发端,”埃德蒙说,“出现在公元前二十万年。不过直到大约六万五千年前我们发明了弓箭,成为更高效的捕食者之后,我们的影响力才让我们出现在这张示图上。”
兰登的目光沿着年表往下看,找到了公元前六万五千年的标志。在这个位置上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小气泡,上面标着“智人”。这个气泡刚开始是非常缓慢地放大,放大的速度几乎觉察不出来,但到了公元前一千年左右,气泡的颜色迅速变得越来越深,再后来似乎在呈指数级放大。

当他看向示图的最右边时,蓝色的气泡已经膨胀到几乎占据整个屏幕。
现代人。兰登心想。至此地球上最占优势、最具影响力的物种。
“果然,”埃德蒙说,“到公元2000年,这个年表显示人类是地球上最占优势的物种。没有什么物种能跟我们匹敌。”他停顿了一下。“但是大家可以看到一个新的气泡出现了……在这里。”
示图放大后显示,在人类膨胀的蓝色气泡上方,一个微小的黑色形体正在开始形成。
“一个新的物种已经进入了画面。”埃德蒙说。兰登看到了黑色的斑点,但与蓝色的气泡相比,它看起来微不足道——蓝鲸背上的一条小印鱼而已。
“我意识到,”埃德蒙说,“这个新来者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如果我们从2000年往前看,看到现在,你会发现我们的这位新来者已经在这儿悄无声息地不断生长。”
年表一直延伸到当前的日期。兰登感到胸口有一种压抑感。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这个黑色的气泡已经大幅度扩张,现在已经占据了屏幕的四分之一居多,已经与智人的影响力和优势旗鼓相当了。
“那是什么?!”安布拉半耳语半大声地惊叫道。
兰登回答道:“我不知道……某种休眠病毒?”兰登的脑海里浮现出近年来袭扰世界各地的一系列肆虐病毒,但他实在想不出地球上有哪种物种生长得这么快却没有被人发现。太空来的细菌?
“这个新物种是非常隐蔽的。”埃德蒙说,“它在呈指数级繁殖,而且不断地扩大领地。最重要的是它进化得……比人类还快。”埃德蒙又一次盯着摄像机镜头,表情极其严肃。“如果我继续向前演示模拟场景,看看我们的未来,在短短几十年之后……很遗憾,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
年表再一次继续延伸。屏幕上显示的是到2050年的年表。
兰登忽地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盯着屏幕。
“我的上帝啊!”安布拉悄悄说道,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巴。
年表清楚地表明,这个来势汹汹的黑色气泡在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到2050年,它就会完全吞噬掉人类的浅蓝色气泡。
“我很抱歉给大家看这个,”埃德蒙说,“但我无论怎么建模,结果都是一样的。人类进化到我们现在的历史阶段,然后突然间,一个新的物种出现了,而且会把我们从地球上抹去。”
“朋友们,”埃德蒙说话的口气非常沉重,那样子就好像在警告大家小行星即将撞击地球一样,“我们这个物种正濒临灭绝。我倾注了一生去做种种预测,不过这一次我分析了每个层次的数据。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告诉大家,我们所了解的人类五十年后即将灭绝。”
“还有一件事,”埃德蒙更加沮丧地说,“如果仔细看看仿真图,你会发现这个新物种并不是把我们完全抹去。更准确地说……它把我们给吞噬了。”
这个物种吞噬我们?
120/s f1.4
ISO 100
埃德蒙的仿真图告诉人们,人类将在未来几十年内被一种新的物种吞噬。更可怕的是这种新物种已经生活在地球上了,而且在悄无声息地生长。
屏幕上的画面更新到一个简单的图表。这张图表兰登上小学时就能认出来。图表描述的是生物分类,所谓“生命的六个界”:动物界、植物界、原生生物界、真细菌界、原始细菌界、真菌界。
“可是直到我甄别出了这个蓬勃发展的新生物体,”埃德蒙继续说道,“我才意识到,这个生物体有太多的形态,我们很难称其为一个物种。从分类学来说,它涵盖的范围太广,根本不能称其为目,甚至连门都不是。”埃德蒙盯着摄像机镜头说,“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的星球正在被更大的东西所占据。所以只能将其标记为一个全新的界。”
兰登顿时明白了埃德蒙在说什么。
第七界。
兰登顿时肃然起敬,睁大眼睛盯着视频中的埃德蒙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全世界,向全世界描述一个新兴的界。最近兰登才从数字文化作家凯文·凯利的TED演讲中听说了这个新兴的界。根据早期一些科幻作家的预言,生命的这个新界是随着一次剧变而产生的。
这是一个非生命的界。
这个全新的界叫作技术界。
微感言

人类是具有极大不确定性的,而机器是相对确定的,看起来它们好像只会重复程序化的动作。这是人类能控制机器的决定性因素。但不可否认的是,机器具有快速学习并超越人类技能的能力。那么在一定质与量的积累后,它们掌握的技能就有可能达到足以控制自然与社会体系并可以持续自我循环与发展的阶段。这个时候,即使它们并没有像人类那样难以量化和数字化的情感和道德,似乎也并不影响它掌控人类。当然,人类也有可能会因为机器的强大而更强大,恒久地处在机器的掌控者位置。未来的某一天,人类会被这个非生命的第七界所吞噬吗?一切都仍是未知的。
作者简介

丹·布朗,1964年出生于美国新罕布夏州。在丹·布朗的小说中,高科技知识文化与古代神秘知识文化总是发生着融合与冲突,这既是“丹·布朗旋风”显示的一道靓丽风景,也是当代人类真实生存状态的镜像。1996年,出于对密码破译和秘密情报机构的兴趣,丹·布朗创作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数字堡垒》,随后创作出版了《天使与魔鬼》、《骗局》。2003年以小说《达·芬奇密码》一炮而红,闻名世界,在台湾被出版商封为“全球惊悚小说之王”。2018年4月底,丹·布朗书籍《本源》中文版出版
朗读者简介

宁建铭,基础医学院17级临床医学13班团支书,曾任校学生会广播站干事。获2018年广西医科大学中华经典诵读大赛决赛二等奖。爱播音,爱书法,爱生活。

广西医科大学微信
广西医科大学党委宣传部主管
来源:大学生新媒体中心
朗读者:宁建铭
文案:刘轶
音频后期:李宇鑫
配图及排版:魏旭城
责任编辑:黄俞静
审稿人:靳芳卉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关注广西医科大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