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盏灯的情愫 【周日作家专栏】扈忠信

作者:文学微刊 / 公众号:wxwk77 发布时间:2018-12-23

文学微刊 思想摇篮
一盏灯的情愫
文章:扈忠信
编辑:谭聪
冬日来临了,昼短了,夜更长了。
高杆灯浑黄的矗立在生态园里,散发出的光摇曳着我踽踽独行的身影,缠绕在假山周围。早晨,五点多的时光里,人影稀少,白霜一片,一轮月牙挂在蓝黑色的天幕上,迈动了寂静的脚步,脚下“沙沙”作响的落叶伴我一路前行,缠绵在一汪池水的边缘,拖着一晃一晃的身影,重重叠叠的影子迈动了康健的步伐……
有人说,喜欢回忆是人变老了;也有人说,喜欢回忆是年轻的表现。不得而知的我只是在漫步时,沉浸在过去温暖的光阴里,一幅幅画面伴随着时代的变迁日渐清晰,因为岁月的痕迹持久了初心的弥香……
小时候,一盏煤油灯烟熏火燎的,把屋顶上的苇薄熏黑,把梁檩涂染,把鼻子眼熏黑,熏染了油灯下穿针引线母亲的沧桑。晚上,繁星点点,炊烟袅袅,一家人围坐在炕桌的煤油灯旁,做作业的、干针线活的,都用一盏灯。有时,买不到煤油,就用豆油代替,母亲不时的把灯草用针挑去灯花,我们兄弟姐妹四个都上学,晚上围在油灯下做作业,母亲则陪伴我们做着针线活。
我们蜗居在三间土坯屋里,是远闯关东的爷爷留下的。东边是一拉溜的土炕,炕头连接着“咔哒子”,“咔哒子”连接着灶台,再就是“灶库”了,一扇厚厚的、低矮的门板遮挡了视线,屋里黑黑的,只有那窗户上隔着毛头纸的太阳照进来,在冬天里有点点暖意。远方的爷爷留下了模糊的身影,一个善良的老人,瘦瘦的身材,精神矍铄的目光里透视着慈祥,一撮白胡子挂在额下,在我大爷爷病故时见过他,印象最深的是他写的一个大大的福字,那“福”字镌刻在大爷爷的棺材上,棺材是水泥做的……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母子、母女五人回老家居住,在矮矮的土坯屋里度过了我的童年、少年。母亲在生产队里挣工分,我们在村里上学。那时,我们家的东南角是大队的院子,中间的大门镶嵌着厚重的门板,两边各有五间土坯屋,高高的,西屋是大队的供销点,高中毕业的街坊叔叔会吹笛子,一早一晚的笛声传来,抑扬顿挫的,我最喜欢听他演奏的《扬鞭催马运粮忙》了。有时,大队院里明晃晃,那是“汽灯”的光亮,那灯悬挂在一根高高的柱子上,灯下人影晃动,汽灯下,我们听评书、看变戏法。每当大队有活动,我们早早拿着马扎,顾不得吃饭,在母亲的吆喝声里拿上一块干粮,咀嚼着童年的欢乐……
曾经参加过大队的批斗会,明亮的汽灯下,押解着坏分子,五花大绑的弯腰低头站在那儿接受批斗,大队支部书记编了几句顺口溜,只记得“渔衣渔裤青夹袄,一件都不少……”
还有一种灯叫做马灯,是生产小队里饲养场用的,一般家庭鲜有此灯。晚上把它点燃后挂在槽前的柱子上,给牛、马、骡子添加饲料、看护牲畜。
上高中那年,教室里的灯是白炽灯,明亮无比。教室是青砖瓦房,高中毕业才十六岁,受自学成才的影响,高考落榜后我走上了耕读的路,跟随社员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阡陌上徘徊、耕耘,坚持夜读自学,油灯燃起的烟雾在土坯屋的顶上缥缈了青春的苦涩与迷茫。而后,灯光一直照耀着我在黑夜里前行了我的青春……
炕角的方桌上换了一盏灯,那是母亲用棉花换的一盏带灯罩的灯,这盏灯上面是一个玻璃罩,先是把玻璃罩取下来,点燃灯草后扣上玻璃罩,屋里立刻明亮起来,没有烟灰缭绕,时间长了,灯罩上会染上一层薄薄的灰,伏案写、画、读的我经常熬到半夜,听到母亲轻缓的叨叨,“快睡吧,点灯熬油的……”
再后来,白炽灯悬挂在黑黑的屋梁上,一个手拉的开关连接在电线上,只要手拉开关的细绳,“咔嚓”一声脆响,白炽灯就亮了……
而今,LED灯闪亮登场了。伴随着科技的进步,美观又节能,五花八门、造型各异的灯具晃人眼目,吸顶灯、射灯、台灯、床头灯……
岁月流逝,往事悠悠。那时,街巷的夜寂静而安宁,出门时拿着一支手电筒,里面是两块五号的大电池,打开开关,如柱的光线射得很远、很远,可是,我不敢直射人们的眼睛,那是因为如果直射眼睛显得不礼貌,会让人反感。
2003年夏,我搬离了村落,成了一个离土不离乡的人,看到了灯光的辉煌,路灯、高杆灯、红绿灯、霓虹灯,亮彩纷呈的夜却看不到星星了。冬夜,漫长,冬夜,安宁。人流稀少了,那份洒脱,那份健硕被寒夜包裹了,藏在温暖的蜗居里,享受着时代带来的恩惠,暖气热了,可是,把人们冬藏了。寒夜冷了,而我却思绪万千……
寒夜,已经看不到村落上空袅袅的炊烟了,仿佛看到那紧闭的大门关闭了交流,尘封了那些孤老的灵魂,老人坐在煤炉旁,把火棍捅进燃烧的红色里,孤独地在寒夜里祈祷,祈祷着搬离村落的孩子们,心里燃起的是迷茫、孤独、无助。偶尔,打开房门遥望繁星点点的夜空,想着孩子的衣食住行,天冷了!你穿暖和些。
街上,路灯矗立着新时代的辉煌,道路笔直的伸向远方,车水马龙奔忙了思念亲人的足迹,路灯下摇曳了他们的模糊身影……
东方,灰蓝色的天幕挂上了点点橘黄色,昭示了一个艳阳天的到来。甬道上,稀疏的人儿渐渐多了,脚下的运动鞋彩色了健步的足迹,随着蜿蜒的甬道铿锵有力的迈动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噪音的分贝也高了,鼓响了耳膜,太阳升起了。
每天,都有一个新的太阳;每天,都是忙碌的身影。路灯、车灯闪烁了人们奔忙的影像,这影像深深的,深深的镌刻在脑子里,一曲《云水禅心》随我走向远方,人生至此,畅快淋漓。
一盏灯,世事变迁的写照……
文学微刊 | 作者简介

扈忠信,一个离土不离乡的文学爱好者,从事文字工作30载,天命之年触碰散文写作,小文偶见报端,喜欢书写乡愁系列文字。
文学微刊 | 用稿启事
感谢你的支持,让《文学微刊》在海量平台中脱颖而出。我们需要这样的稿件:
一、文学:推陈出新,文采斐然,风格清新隽永,格调优雅出众。体裁多样,微小说、散文、精品诗歌、配图美文等均可。
二、微:内容精炼,文字简洁,篇幅以少胜多,符合网络时代阅读习惯。
三、刊:符合法律法规和主流价值观要求,拒绝反动、色情等低级题材,拒绝抄袭,文章适宜刊出。
投稿邮箱:843812333@qq.com(须原创首发)
小编微信号:chenguifang126
平台提取赞赏的20%作为平台运营,80%归作者所有。稿费以微信红包方式,10元以下不发放。

关注文学微刊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