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歌荟萃·散文】孙殿荣:爸爸、妈妈讲故事(第一卷)

作者:九歌丹青 / 公众号:jiugedanqing 发布时间:2019-03-30


请点击上方“九歌丹青”关注我们
征稿启事
(九歌丹青只接受原创首发作品)
清明节,又称踏青节、行清节、三月节、祭祖节,节期在仲春与暮春之交。清明兼具自然与人文两大内涵,既是自然节气点,也是传统节日。
临近清明节,九歌丹青诚征纪念或踏青题材文章,体裁不限,单篇随笔、散文类文章务必600字以上,要求感情真挚、文笔顺畅、言之有物,来稿可附老照片作为插图。要求稿件元素齐全,注明投稿清明字样,自检无误后再投送。投稿邮箱706473876@qq.com,也可直接微信投稿给我们的编辑。 爸爸、妈妈讲故事(第一卷)
文/孙殿荣

我的同龄人,同样的时代,一样的物质困乏。
幸福的区别就在于父母给了我们多少教导和启发,让孩子明白了那些道理,对人生有了多少初步的认识。
非常庆幸,我的父母,正是用给我们讲故事这种“滋养”,把我们带大。我把父母讲过的故事,连同感想以及后来对人生的影响编写成章,作为对父母的怀念,与大家共同分享。
母亲讲故事
母亲上过几年学,后来因为是女孩子要缠足,就没有去省城读书。她的故事多数来自姥爷和姥娘。
姥爷从小读私塾,是当地书法家的学生,只可惜太姥爷、姥姥去世早,书法上没有多大成就,就继承祖业经商,也若有积蓄。姥娘家祖传中医,也是知书达理。所以,母亲讲的也多是公子、小姐之间的故事。
记忆犹深的就是《葛家庄和闫家庄》:
《一》
从前有两个村子,离的不远,一个叫葛家庄,一个叫闫家庄。
葛家庄有个葛员外,有一儿子;闫家庄有一个闫员外,有一儿子,一个女儿。
两个员外都喜欢看闲书,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玩,就拜了仁兄弟,葛员外是大哥。
有一天两人说话,闫员外说:“大哥,咱两个人关系再近一步吧,你看你的儿子和我的闺女同庚,咱不如结个儿女亲家?”
葛员外就说:“好啊,改日请个媒人。”
就这样,两家就给孩子定了“娃娃亲”。
日子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过着,两个员外依旧在一起喝茶、看书聊天……
真真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不想,葛员外家意外着了一把火,烧了个片瓦无根,日子就一下子衰落下去了,只能解决温饱。
葛家公子也不能再上学了,就自己推水磨子,做起豆腐来,住处也没有,晚上就住在大爷家。
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两家谁也不愿提起“娃娃亲”这档子事,两家人也很少再见面。
闫家庄有个闫二,也常和两个员外在一起玩。
一天,闫二去葛家庄玩,见了葛元外就说:“葛员外,当初您和闫老爷家定婚时门当户对,你看看现在,肩膀头不一般齐,难成亲戚啊!”
葛员外说:“闫二,你说怎么着呢?”
闫二说:“员外爷啊,依我说,你们这门婚事就应该退了啊。”
葛员外也是个明白人,就说:“闫二,这婚你说退,咱就退,要是闫员外说出来,我就找他去。”
闫二说:“那能够啊,闫员外的人品,您又不是不知道,他心里再怎么疼闺女,这话也万万说不出啊。”
葛员外也是老泪纵横,说到:“闫二,就听你的,你去跑趟腿,给闫员外说,就说我说的,把这门亲事退了。”
就这样,一把火拆散了当初的“娃娃亲”。(其实,闫二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找葛员外谈两家孩子的婚事呢,这里面定有看官们再清楚不过的原因)
《二》
葛员外这边,葛公子白天推磨,晚上读书,希望有朝一日,皇恩科考,能跳上龙门,改换门庭。
话不多说,却说闫小姐并不知道有这档子事,家里就另说了一门亲事。
古时候,男女结婚前一天,女孩子要先去“拜林地”,闫小姐的嫂子就陪着妹妹去新婆家的林上祭拜,刚好经过葛家庄,看见残墙断壁的凄惨境况,嫂子“唉”了一声。
闫小姐就问:“嫂子,怎么了?”
嫂子就说:“孩子她姑,这可是你原来的家啊!”
闫小姐当时也没明白怎么回事,也就没仔细追究。
等到拜林回来又走到这里,嫂子又重复“孩子她姑,这可是你原来的家啊!”
姊妹两个就回家了,闫小姐越想越不对劲,觉的嫂子“话里有话”,也不睡觉了,就去找嫂子。
一进门,就跪在嫂子面前:“嫂子,今天你的话里有话,你一定给我说明白,怎么那里就是我的家呢?”
嫂子说:“妹妹,咱爹不让给你说,你原来和葛家公子定了娃娃亲,后来他家着了一把火穷了,咱爹就让人把亲给退了。”
闫小姐听了嫂子的话说:“嫂子,咱爹做的不对,这是嫌贫爱富啊!”
嫂子说:“妹妹,你自己说,是跟着穷婆婆家,还是跟着富婆婆家,你拿主意,嫂子会帮你的。”
闫小姐说:“我誓死不移,就跟定原来的丈夫了。”
嫂子说:“好,你去自己楼上,收拾金银细软,我今天晚上就去送你,明天我打发个伶俐丫头替你上轿,咱爹责怪起来,我担着。”
《三》
闫小姐听了嫂子的话,急忙到自己楼上,金银细软、随身衣物,收拾了两个大包袱,就和嫂子出了后花园的小门,去葛家庄了。
路上无话,眼瞅着就到了,能看见葛员外家篱笆墙遮不住的灯光了。
嫂子说:“妹妹,我不能再往前送你了,我在这里看着包袱,你把那个送到门前,再回来拿这个,被人看见我送你就不好了。”
闫小姐就按嫂子的话照办,嫂子回家了,闫家庄嫁闺女的事也不再提。
却说闫小姐到了葛员外家门前敲门,说明来意,两位老人悲喜交集,赶紧开门,
就把葛公子在大爷家叫回来,小夫妻见面,在二老面前拜堂,就算简单的结婚了。
第二天,葛公子照常的推水磨子做豆腐,
闫小姐就对公婆说:“爹、娘,让他不上学推水磨子做豆腐,不是长久之计,什么时候才是出头之日啊,他也读了这么多年书了,还是让他读书,考取功名吧!”
两位老人泪流满面,说:“谁说不是这个理呢,只是咱一天不做豆腐,吃饭都是问题啊!”
闫小姐说:“爹、娘,你们不用操心,我还带了点银钱,您给他请先生,教授课业,推水磨子、做豆腐我来做。”
两位老人说:“孩子,你能行吗?你可是绣楼上的千金小姐啊!”
闫小姐说:“爹、娘,此一时彼一时,这个时候什么也别说了,就这样办吧,要不什么时候熬到头啊!”
两位老人和葛公子也拧不过闫小姐,其实他们也都知道这个理,就是觉的太委屈闫小姐了。
话说闫小姐,那可真是“女中豪杰”,绣楼上的千金小姐,一天一个水磨子,好不辛苦啊,也毫无怨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那葛公子也是发奋读书,中了秀才,还没有大的功名,依然继续读书,等待科举考试。
闫家庄的老两口,早就知道儿媳妇“狸猫换太子”的事了,事已至此,本来也理亏,也就只好这样,可也是想闺女啊。
一天,老母亲来看女儿,女儿老远就看见母亲了,放下磨辊,母亲以为女儿来接她呢,没想到女儿进屋把门插上了,母亲很是为难,去见闺女,她闭门不见,不去,来到眼前了。咬咬牙,去吧。
到了门前叫门:“叫声女儿快开门,想死母亲年迈人。”
闫小姐在屋里也是泪流不止,想想自己的身事,不过也不后悔,就说:“母亲不必泪连连,嫌贫爱富负前言,现在,俺家穷,你家福,肩膀头不一般齐,不是亲戚,你回去吧!”
老母亲怎么叫门,就是不开门,母亲没办法,就留下拿来的东西回去了。
回家后,闫员外问:“见着闺女了吗?”
老妇人说:“还见闺女呢,让她说的我脸红,说咱嫌贫爱富,肩膀头不一般齐,不是亲戚。”
闫员外也是没法,就说:“好吧,过几天我去看看闺女。”
过了几天,闫员外去看闺女,还是一样被关在门外。
这可没办法了,还是让她嫂子去看看吧。
嫂子去看闫小姐,闫小姐老远看见嫂子来了,放下磨辊,接出去老远,把嫂子让到屋里,做饭、喝水,非常热情,姊妹两个有说不完的话。
下午,嫂子就回家了。就这样隔二偏三的嫂子就来一趟,总之父母还是疼闺女,就会让嫂子给带些银钱、东西什么的。
日子过了不长,皇上科考,葛公子考取了功名,做了不大的小官,总之日子是好过了,起码不用推水磨子做豆腐了。
过了二年,二人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日子过得很是舒心。
《四》
故事也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了,却说这一天,皇帝做了个梦:梦到金銮殿的两根柱子上,左盘龙,右卧虎,好不威严。第二天就让文武大臣来解梦,最后的结论是:国家有栋梁之材降生了。
皇帝就问:“我们怎样去寻访这栋梁之材呢?”
丞相说:“万岁,您不妨下一道圣旨,让文武官员,无论职位大小,都带上自己的孩子到金銮殿上,看看栋梁之材是否出在官宦之家。”
皇帝采纳了丞相的意见,可把闫小姐一家愁坏了,两个孩子不大不小刚会爬,正是难管的时候,抱不住,站不稳,可是皇命难违,夫妻两个就带着孩子上了金銮殿。
到了金銮殿上,也并没有什么旨意,只是许多的大人、孩子,看看别人的孩子,或坐或站,稳稳当当的在大人身边,就他们的孩子,抱在怀里咿呀说话,放到地上,一时没注意,都爬到金銮殿的柱子旁边,一人一个,抱着柱子上向上爬……
这时,皇帝就说:”这是谁的孩子?”
可把葛公子吓坏了,磕头如捣蒜,“万岁,这是我的一对“犬”,求万岁赎罪!”
这时,丞相大人说:“万岁,你的应梦栋梁到了。”
皇帝不仅没有怪罪葛公子,还将他升为“当朝一品,大儿吏部天官,小儿兵部士郎”。
一家人高高兴兴回家去了,等待重新修缮府邸。
《五》
这一天,一家人吃饭,闫小姐双眼含泪,葛公子说:“怎么了,从前一天推一个水磨子,也没见你哭,现在咱好过了,又哭起来了?”
闫小姐说:“我想回娘家了。”
葛公子看着妻子,也是悲喜交加,想起这几年妻子的辛苦,心里充满感激和愧疚。
就说:“你想文去,还是武去啊?”
闫小姐被他的幽默给逗笑了,说:“文去怎么说,武去怎么讲?”
葛公子说:“以我们现在的门庭,武去,你、我,两个儿子各一台大轿,前面衙役、跟差,鸣锣开道。”
闫小姐说:“太张扬了,还是不要那些排场了,文去怎么样?”
葛公子说:“文去简单,一辆轿车子,派上驾车的仆人,跟着个丫鬟就可以了。”
闫小姐说:“那就文去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闫小姐就上路了,远远的就听到有鸣锣开道,闫小姐的轿车子没来的及躲避,轿子就到了跟前,小县官让衙役前来问罪。
那闫小姐本来是非常低调、谦逊之人,县官前来问罪,心里有点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问的什么罪,躲避一旁,让你先过去也就是了。怎么想也咽不下这口气,就对衙役说:“像我那当家的,当朝一品,大儿吏部天官,小儿兵部士郎,你回去问问你家老爷,我就是没有及时给他让路,看看该治我什么罪?”
衙役听完回去禀报,可把小县官吓坏了,听说过朝廷里才封了大官,怎么就到自己跟前了?
赶紧的来到闫小姐轿车子前跪倒磕头,口称:“太太,小人有眼无珠,冲撞了太太,给您请罪了!”
闫小姐说:“无妨。”
县官就问闫小姐去哪里?闫小姐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县官说:“好,我去给您前去报信。”
却说闫家庄的闫员外,早就知道了闺女家的事,无脸上门认亲,今天见县太爷前来报信,就想着女儿、女婿会是多大的排场前来,早就在门外迎着了……
《六》
远远的看见一辆轿车子到了门前,丫鬟搀扶闫小姐下来,父母、哥嫂大礼参拜,闫小姐赶紧搀扶,前来礼拜父母、哥嫂,
拉着父母的手说:“搀起父母二残年,嫌贫爱富食前言……”
她嫂子一看不好,小姑子这是要“秋后算帐”,接着说:“她姑你命好生贵子,”
闫小姐一看嫂子打圆场,也就收起了埋怨,欣然说到:“多亏嫂子多一言!”
一家人尽释前嫌,欢欢乐乐大团圆!
感慨和人生的影响
这个故事是我很小的时候听母亲讲的,对人生的影响我总结了以下几条:
1. 说过的话不失信,是一个人最厚道的善良。
2. 面对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不逃避困难,艰辛付出,定会有收获。
3. 在人生显赫的时候,收敛锋芒,低调谦逊,会让未来的日子更平稳、安祥。
其实,每个人的一生都有许多的不如意,看惯了世事沧桑,也就平淡了,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可是不付出努力,没有经历这些,连发表感慨的资格都没有,充其量不过是“狐狸吃葡萄”的失望与无奈。
人生,还是要付出艰辛于努力的,永远没有垂手可得的幸福!
2019年3月29日
下期:爸爸讲故事之《人心无尽蛇吞相》 近期作品
【九歌丹青·散文】孙殿荣: 第一朵杏花开
【九歌荟萃·古风】孙殿荣:不了情(外二首)
【九歌荟萃】孙殿荣:我与红楼(外二首)
【九歌荟萃】孙殿荣:心灵的翅膀(组诗)
【九歌荟萃·散文】孙殿荣:“月上枣树头”怀思
【九歌荟萃·元旦专刊】孙殿荣:元旦寄语
【九歌荟萃·银婚】孙殿荣:那一年……——致结婚25周年
【九歌荟萃·诗歌】孙殿荣:冬日畅想三首【九歌荟萃·诗歌】孙殿荣:;那一年,等待花开……【九歌丹青·诗歌】孙殿荣:幻想 【作者简介】孙殿荣,女,山东聊城,笔名:孙玥,书香世家,爱好文学,聊城诗人协会会员,山东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收入于《山石榴》《丝韵》《中国当代诗人诗选》等纸刊。30多年笔耕不辍,作品留存千余篇。酷爱教育事业,于2015年创办了自己的辅导学校并任校长。近一年内,开始在《清风世界文学》《神州诗歌报》《神州文学家园》《山石榴》《九歌丹青》等文学平台,发表作品300余首。
【九歌丹青·投稿必读】九歌丹青:敬请您投稿之前仔细阅读
九歌丹青欢迎您
艺术指导:姬广军
特邀主播:宋昌伟
特邀编辑:宋昌敬
责任编辑:静 思
【九歌丹青】微信公众平台
jiugedanqing(请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关注) 九歌丹青微信公众平台:jiugedanqing
本公众号广告业务敬请垂询:13806351836
广 告
聊城市区内一级路段十字路口楼顶广告大牌出租
地址:聊城市柳园路与兴华路交界口西北角
联系电话️:13552674816 13806351836,非诚勿扰。
友情互动
敬请长按下面二维码
关注山石榴原创文学平台(SSL201601)
九歌丹青欢迎您!
本公众号广告业务敬请垂询:13806351836 你悄悄点好看的样子深深感动着我!

关注九歌丹青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