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旧事 【梁老师时间】•小小说

作者:赊旗兴隆镇 / 公众号:sqxlz0377 发布时间:2019-03-05

这个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一个夏日的午后。
这天,我为一件事需要从家乡的小镇到县城去,小镇距县城七十里路。班车不常有,即使有班车,我也坐不起,因为没钱。就借了一辆旧自行车,打算骑车进城。
中午时分,万里无云。大约两三点的时候,我就上路了。心想,至多三个小时,就到城了。谁知却应了“天有不测风云”的俗语。当我跑了四十多里,奋力蹬车上十里岗的时候,“呼--”一股顶头风,迎面扑来,我猝不及防,险些从车子上摔下来。左右扭动车把,用力猛蹬。那风却一阵紧似一阵,怎么也走不动。抬头看看二十里外的县城方向,彤云密布,电掣雷鸣,可以看到有些地方正在下着大雨。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漫岗上,连个避雨的地方也没有,怎么办?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谁知道“黄鼠狼专咬病鸭子”,越急越出错,又走不多远,“呼啦”一声,链子掉了。因为自己家里没有车子,挂链子很不得法,越急越挂不上。再看头顶,已经全被乌云遮着,雷声也越来越近了。大雨即将来临,进退不得,欲哭无泪!
事到临头,埋天怨地也没用,就下决心挂好链子。我把车子翻个轮朝上,准备慢慢来。就在我准备动手的刹那间,只听“嗤--”的一声,一辆小货车停在我的面前。还没弄清这车是怎么回事,从驾驶室下来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出来,他是我们公社的副书记,姓王。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想把车子往路边挪,以为是我的车子挡了人家的道,他是为了叫我让道才下车的。谁知道他却微笑着走到我面前问:“进城的吧?”
“是的。”我回答。
“快下雨了,还有二十多里路,上车吧。”
“你看,还有个破车子。”我很难为情地说。
他又笑一下,说:“车上就几件行李,车子也能放上去。”
这时我才注意车厢里装的就四五个大小包裹,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调县工作了?”
“不,去西藏。”说着,他让我先上车,把行李往车厢的尾部集中一下,腾出一个放车子的位置。然后,他把车子递给我。等我站稳后,他才进驾驶室。汽车朝电闪雷鸣的县城疾驶而去。
乌云在头顶上翻滚,汽车在凹凸不平的沙石路面上颠簸,我的心无比激动……
十几分钟后,汽车停在了县政府招待所院内。硬币大的雨点,噼里啪啦落下来。他和司机慌忙从驾驶室出来,我把行李一件件地给他们,他们把包裹扔在屋檐下,又帮我把车子接下去。倾盆大雨从天上倒下来,他请司机帮我挂好链子,自己从包裹里取出一把折叠伞,问我:“有头住宿么?”
“有”,我说。
“有就行,没有的话,我在这里多开个床位。”话不多,却很实在。
“真有”,我也实话实说。
“那好,这会儿,我得去报个到。”说着,他便撑开伞,钻进雨幕里……
这天晚上,我借宿在一个亲戚家里。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怎么也不能入睡,回想着我与他的交往。
我们是同乡,我的家在镇上,他的家在离小镇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虽不算很远,但我比他大几岁,不在一个年龄段,所以从没有说过话。到他大一点的时候,我已经出外谋生了。等我被当做异类清退回小镇时,他去读大学了。
对于他的情况,我只是从别人嘴里知道一点点,他在林学院毕业之后,被分到县园艺场当技术员。后来,地委书记来县视察工作,在听取园艺场回报时,发现他是个人才,把他调到了行政上,现在担任我们公社的党委副书记,我所知道的仅此而已。我不知道,他对我有没有了解。但我对自己的处境是了解的,出身不好,在不能说实话的岁月,率性而为,结果弄得在职场上混不下去,被清退还乡。一般人见了我,都像躲瘟神一样,老远都躲开了,连亲戚朋友,都急着跟我“划清界限”。几乎所有的人,给我的都是冷面孔。回想起第一次见到的笑脸就是他。
那是几个月前的一个上午,他站在公社大门外,我正从他面前经过。在不到三米远的时候,他微笑着向我点了一下头,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我也本能地以微笑着点头回应。但我又马上后悔自己太唐突,像自己这样的身份,一个公社副书记,怎么会向我微笑着点头示意呢?自作多情罢了。这样想着,不由环顾一下四周,头又扭向身后看一下,得到一个结论,周围的确没有别人,他的这一微笑点头,确实是冲我来的。这一下更觉得自己太荒唐,无端怀疑人家表示的善意。所以走到他跟前时,以微笑向他致歉。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窘迫,再次向我微笑着点一下头,那意思似乎在说:没什么,我理解。
那次点头微笑,使我心里暖和了好长一阵子。仿佛夜行的人看到了一豆灯光,寒冷的冬季出现一丝暖意,被判了死刑的人通知缓刑,绝望之中出现了希望。
从那以后,已有几个月没有再见到他,直到这次他主动让我搭乘便车。

就这次而言,如果他不是心怀善意,完全可以不理会我。而在我,根本看不见车里坐的是谁,是无从怨愤的;且即便明明知道是他,也是不该怨愤的,自己跟人家素无瓜葛,人家没这个责任;更何况暴雨将至,车上拉的行李,早进城一分钟,就可以避免一分钟淋湿的可能。然而,为了我,他把车停下了。
我的感动,远不止避免了一次雨淋,他使我朦胧地感到一种希望……
他从西藏回来后,在县里担任了许多要职。而今已经退休,偶尔在街上碰到他,还是老远送个点头示意的微笑。

作者梁铜勋,曾用笔名童迅,谐音于铜勋,1935年11月生于泌阳县朱集街,社旗一高退休教师。一生经历坎坷却不向命运低头。业余爱好写作,时有短文见诸报刊。直到耄耋,笔耕不辍,内容多反映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文笔朴实,不事雕琢。用百姓口语,讲百姓故事,是他文章的特色。


欢迎点击文章标题下方的蓝字“赊旗兴隆镇”或者再下方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兴隆,关注家乡。

如果您喜欢我推送的文章,欢迎分享,让更多的家乡人看到,为弘扬家乡文化做出一份贡献!
无论走多远,家乡总是我们心中最温暖的牵挂!
欢迎网友转发,关注、留言!谢谢!

关注赊旗兴隆镇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