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好人在身边】沈孝年:从自强不息的志气老汉沈孝年看扶贫先扶志

作者:文明六安/ 公众号:wenmingluan 发布时间:2018-02-26


沈孝年,男,1948年9月生,金安区淠东乡人,农民。五保户沈孝年为照顾双目失明老母亲,放弃迁入乡敬老院生活,一直侍候在母亲身边。六安务工的大哥沈孝云遭遇车祸,在了解到肇事方是借贷购买的出租车、家境贫寒,也是农村出身的时,他咬紧牙关,没有再说二话。他白天忙活,晚上上街捡废品,喝白水啃馒头。坚持9个多月,大哥病情稳定,便不想再麻烦人。独自料理大哥的生活,没有一句怨言和丧气话,也没有主动向政府伸过一次手。

70岁老汉沈孝年和77岁的大哥沈孝云是金安区淠东乡徐郢村的五保户,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本该拿着政府五保救济,安享晚年。兄弟俩却不息劳作,在种好自家1.8亩土地、饲养2头老母猪、55只鸡鸭外,还捡拾别人抛荒的6亩土地种植。相比当下个别贫困户等、靠、要,不思进取,依赖于政府救济生活的懒汉,沈孝年兄弟七十高龄仍靠双手劳动、土里刨食,确属“另类”。
初见沈老汉,是午后。下户走访时见他趴在庄稼地里,除草、间苗,虽是烈日当空的三伏天,酷暑难耐,老汉衣襟湿透,脸色赤红,膝盖所跪之处,汗渍明显,但浑然不觉。访谈得知,其年龄大,活头重,长期站立腰受不了,而有些除草剂无能为力的如扒埂草之类,只能人工去除。早在十年前,沈孝年就被确定为五保户,可以迁入乡敬老院生活,但由于老母亲双目失明,无人照料,他就一直侍候在身边,端茶送饭,一晃数年,直到母亲过世。
本该歇口气了,却接到六安务工的大哥沈孝云遭遇车祸的通知。他连夜赶到六安中医院,帮忙照顾。在了解到肇事方是借贷购买的出租车、家境贫寒,也是农村出身的时,他咬紧牙关,没有再说二话。没有生活费,他就白天忙活,晚上上街捡废品;没有钱买菜,他就喝着白水啃馒头。坚持了9个多月,看到大哥病情稳定,便不想再麻烦人,带着已丧失劳动力的大哥和对方赔付的1.5万元回到家。
考虑侄子们的困难,他独自料理大哥的生活,洗衣、做饭,并提供所有的生活开支。没有一句怨言和丧气话,反而经常鼓励因肢残端不住饭碗的大哥放宽心、好好生活,也没有主动向政府伸过一次手。把家里正屋的床铺让给大哥,自己睡到猪圈旁搭建的棚内,说是方便照顾母猪和小猪仔。
这一晃就是6年,大哥沈孝云在他的精心照料下渐有好转,能烧火做饭干些简单的家务,每晚老哥俩带着一天的劳累和酸痛,围在一起喝上二两酒,便是他们最快乐的时光。
每当家里侄子鼓动他们去敬老院或找乡、村要钱要物,沈老汉总是淡淡一笑,“政府也不容易,我不能总去添麻烦,庄稼人能干就自己干”。他不仅种好自己的1亩8分地,还捡拾距家5里外别人抛荒的6亩零碎土地种植,并千方百计打听到户主,每亩送上一百元租金。
大家看到他汗流浃背趴在地上除草,都于心不忍收钱,但他执意不肯。村干部看他身体孱弱,就劝他少种点地,别再累坏了,他就念叨着把种田的账算一遍,说:“‘草棵子饿不死瞎眼鹌鹑’,地要种,不能荒!我能顾住本,还有赚头,很不错了”。
与一般村民不同,沈老汉很少到村里来,更不提困难要求,上门走访也难得碰到他在家,正常他都骑着电动三轮车,驮着大哥到拾荒地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简单有规律。
去年村里帮助老兄弟俩申报了危房改造,修缮了房屋,今年帮他申报养殖产业奖补,他都念叨着感谢,虽然村干部一再解释:“这是村里日常工作,必须要做的,没搞特殊”,但仍拒绝不了他感恩的心,总会拿出廉价的香烟追着散。偶尔找上门来也是报喜,“卢书记,我家17头小猪仔卖了4690块钱”、“大队修的水渠得劲,今年我田不受旱,秧苗长得好”。
 编辑点评
习总书记强调,扶贫先扶志。扶志就是扶思想、扶观念、扶信心,帮助贫困群众树立起摆脱困境的斗志和勇气。人穷志不能穷,像沈孝年这样,只有通过自身“造血”巩固“输血”成果,才能彻底拔除穷根、消除贫困,不然再好的扶贫政策也难以落到实处。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