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失踪孩子回家、用区块链捐书……给阿里人三小时,你都不知道他们能干出些啥?

作者:思想新知 / 公众号:ikcyyj 发布时间:2019-11-03

就像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片树叶摇动另一片树叶,公益的意义,从来不在于撼天动地,而是汇聚爱心的涓滴,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一点点。
阿里巴巴的工程师们始终怀揣这颗初心。2015年9月10日,阿里巴巴16岁生日当天,马云送上的生日礼物,是向全体员工发出“每人每年完成3小时公益志愿服务”的倡议。这项被称为“公益3小时”的计划,成为阿里人工作以外的“KPI”。到了下班时间,他们依然闲不住,投身公益,集体“搞事情”。
他们都做了什么?湖北国家级贫困县的孩子们知道,心急如焚的丢失宠物主人知道,破镜重圆找回走失孩子的家庭,更是感恩于心。
“书柜叔叔”:区块链VS捐书去向
大山环绕,书声琅琅。今年3月的一天,乍暖还寒,随着铁皮铃铛敲响放学钟声,孩子们像潮水一样涌出教室,聚集在一台蓝色的智能书柜前。
“不要急,慢慢来,”朱海伟指挥孩子们。他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带着一脸憨厚的笑。孩子们很快排成一队,排在最前头的一个小女孩认真凝视一下摄像头,一本《群鸟的集会》跳了出来,小女孩欢天喜地地对着摄像头说了句“谢谢”,迫不及待地捧着书跑远了。
这一声“谢谢”,让朱海伟的心都被暖化了。飞往武汉,再颠簸几小时山路,这位杭州来客来到湖北省丹江口市彭家沟小学,带来一台装满好看童书的大家伙,孩子们环绕他,大声叫他“书柜叔叔”。
朱海伟是蚂蚁金服区块链产品经理。起初,忙碌的他响应公益倡议,但只是在线上捐捐款,或者去图书馆当义工,而他做公益的朋友一次偶然提到,很多人捐书,不知道自己的书流向何处,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孩子看,反馈性很差。
他立刻想到自己在做的区块链产品,“区块链的优势就在于不可纂改、可追溯性,”他想,如果捐书人能获得即时性反馈,那么,做公益也能像玩游戏升级打怪一样,满足感瞬间传递。
通过阿里内部的公益小程序大赛,朱海伟招募一支50多个人的团队。忙碌的本职工作之余,一行行饱含爱心的代码被敲出。
这台智能书柜,满满都是“黑科技”,包含的是对孩子细致入微的体贴:孩子们容易粗心,弄丢借书卡,这里刷刷脸就可以;书目也经过精心挑选,里面有绘本,有通识教育,有科学启蒙……
书籍在捐助者和孩子们之间架起一道桥梁。朱海伟说,他有朋友捐完书,连着几天没追溯到借阅,就忍不住来问他:“怎么还没孩子来看我的书呀?”
看到孩子们站到摄像头前,露出笑脸,朱海伟热泪盈眶。他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孩子。一恍神,眼前站着的分明又是当年的自己:一个热爱阅读、但只能看妈妈单位的妇女杂志的江苏农村少年。这个少年最终考出乡村,改变命运。
“阅读是最低门槛的高贵,”朱海伟相信,那些文字和图画,就像一颗颗种子。他不知道它们会不会、何时会开花结果,但一定在孩子们的心灵,扎下了善意和美好的根。
找回宠物概率只有1%,被工程师解决
诗人们相信,万物有灵且美。张越,央视名嘴、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基金会发起人。对诗人们的话,她起初不相信,直到有一天,一只小黄秃狗跟随她一路,可怜兮兮的。她没在意,直到邻居告诉她,小黄狗一直趴在她家门口不肯走,“它和你有缘呢!”邻居无心的一句话,张越误打误撞地收养了这只小黄狗,取名叫“丢丢”。
板寸短发、干练的张越,在支付宝工程师丛云旦(小蛋)的宣传片里,讲述她的丢丢。她说,有一天,她和丢丢出门,一只非常威猛的大狗向她扑来,弱小的丢丢奋不顾身地扑上去,挡在她面前,声嘶力竭地吼叫,那一刻,张越的眼里有泪光闪烁,“这就是爱的回报。”
感受到爱,才能施予爱。而很多“80后”“90后”都是独生子女,他们亦被称为“孤独一代”。如果没有来自恋人的温暖,他们会选择养一只宠物。电影《狗十三》里,少女李玩因为狗狗的丢失而陷入低谷,那是无可取代的陪伴。
在小区里,寻找宠物的启事并不鲜见,狗的主人一筹莫展,将自己真实的号码写上去。“令人遗憾的是,超过24小时,找回宠物的概率只有1%,如果有效的电话有1个,那么狗的主人可能还会接到30个骚扰或诈骗的电话,”丛云旦说。
他们因此想出,给宠物戴上一个印有二维码的宠物牌,如果路人遇见,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就能拨打主人的虚拟号码,一键助宠物回家。
宠物牌真的有用吗?周周起初不相信,他有一条9个月大的巴哥犬,虎头虎脑的。今年4月下旬的一天,他买了个带宠物码的狗牌,第二天晚上照常遛狗,没想到,就几分钟放肆的工夫,狗走丢了,他和女朋友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
两人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周周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梦中,狗狗回来了,他呼唤着狗的名字惊醒。没想到,女朋友也醒了,说她也梦到狗狗找到了。他俩又出门找了一大圈,依然杳无踪影,周周心塞地上班去了。
没想到,刚上班不久,就有人打来电话,说捡到狗,通过扫码找到他。周周激动得语无伦次:“啥都别说了,还是好好感谢开发产品的工程师吧!”
据世界宠物协会统计,宠物牌佩戴,使得丢失宠物找到的概率大大提高。小蛋和他的团队还通过人脸验证、留存访问记录、号码保护等功能,保障宠物主人的信息安全。
“团圆”系统,人贩子克星
如果说宠物的丢失使主人陷入低谷,那么,一个孩子的走失,可能会给一个家庭带来灭顶之灾。
一个下午,女白领妙妙因为要签一张大单,忘记了孩子的放学时间。等她火急火燎地赶往学校,噩梦发生了,孩子不见了。妙妙迅速报了警,而孩子究竟在哪里,她心乱如麻,不由自主地想到无数种悲惨的结局。
妙妙曾看过电影《亲爱的》,那时她初为人母,刚尝到作为母亲这个全新身份给她带来的疲累,而当孩子向她伸出小手要抱抱,或者一个甜甜的笑脸,就让她所有的烦恼烟消云散。看到电影里,黄渤为了找回儿子吃尽苦头,被欺凌、被诈骗,忍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煎熬,还差一点丧命,妙妙抱紧了怀里甜甜酣睡的儿子。
妙妙儿子的信息,借助科技,迅速被扩散出去。这背后,是一个名为“团圆”的系统。“团圆”系统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打拐办发起创立,阿里巴巴集团提供技术支持,全名为“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一旦发生儿童失踪或被拐案件,当关联人向派出所报案并获得立案审核后,打拐民警在钉钉团圆系统上传发布案件资料,钉钉系统将向事发地坐标特定半径内的民警,巡警及支付宝、微博、今日头条、百度APP、腾讯QQ等数十个应用用户,推送全民协查消息。
“团圆”同样是阿里的一群工程师下班之后不回家,在公司鼓捣出来的。他们中的很多人也为人父母,那些欣喜和煎熬,他们感同身受。
看着手机上弹跳出来的协查信息,妙妙暂得安慰。还好,3个小时后,儿子回家了,原来,贪玩的儿子看妈妈没来接自己,就跑同学家玩去了。妙妙来不及责备儿子,失而复得的欣喜让她一把把孩子揽进怀里,不肯松手。
2019年6月2日,儿童节过后,公安部公布一则“喜大普奔”的消息:由公安部主持开发的“团圆”系统上线满3年,系统共接到儿童失踪案3978件,找回3901个失踪的孩子,找回率达到98%,“团圆”系统堪称人贩子克星。
公益与KPI无关
“公益不仅仅是给予,更重要的是参与,是一点一滴的行动。”马云说,他更是以身作则,教育、环保和健康,是马云自己投身公益重点关注的三大领域。他认为,教育促进社会公平,环保和健康则直接决定每一个人的生活质量。
他说,做公益仅凭一己之力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唤醒每个人心中的善良,让每个人都参与公益,阿里巴巴一直将带动更多人参与公益作为平台的首要目标。
“下班时间搞事情”,从此成为阿里巴巴工程师的传统。根据阿里公益披露的数据,2018财年,阿里共有3000多名工程师利用技术助推公益,整整贡献了5754个公益时。其中,不少民间项目已深入人心。
支付宝的一位产品经理,从2013年就开始用业余时间为视障用户适配手机“听支付宝”功能,并积极推动无障碍开发标准,最终成为支付宝的开发规范。
阿里云的50多名工程师利用1000多个小时的业余时间,搭建了“码上公益”平台。全社会的IT工程师都能通过这个平台向公益机构“捐赠”自己的技术。
工程师们利用自己的技术,直击公益痛点。几个工程师捣鼓了刷脸献血——平时很多人路过献血车,因为没带身份证,就变成“空有一腔热血”,有了刷脸献血,路人献血热情大大提高。
就连大名鼎鼎的“蚂蚁森林”,最初也只是一个不到10人的支付宝工程师团队做出来的。线上的“浇水”、“偷能量”,最终化为超过5000万棵真实的树,库布其沙漠有了成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工程师们说,还有个意外收获,是有的“蚂蚁森林”用户在虚拟种树的过程中擦出火花,找到男女朋友。
这些“不务正业”,恰与阿里巴巴的“侠义”文化一脉相承。正如宠物码项目发起人丛云旦所说,下班做公益,“这与KPI无关,与金钱无关,我们做这些事,只是想用自己的技术能力,让这个世界变好一点点。”
广告

关注思想新知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