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钱买官衔,足不出户就可以送证到家

作者:一枚明粉 / 公众号:A15222219009 发布时间:2019-03-28

在官本位的社会里,官方确立的等级秩序无疑是多数人的奋斗目标。就明朝而言,科举学历、官阶品位,多少人皓首穷经,并不会走完这一程。正是这样,更多人会崇拜这套秩序。当有一天放开,说多少钱可以获得什么。自然就会有很多人来认捐,比如在隆庆朝,三年收到捐纳银近二百万两。
到了明末,捐纳没这么热门。朝廷就相出新办法。一是扩大捐纳范围;二是服务到家。就地交银,地方将银两运到中央,由吏部统一制作证书,最后发给个人。这应该就是末世的样子吧。 日常分享:覆福建道孙御史条议边饷疏 
题为惊心瓶罄,深切垒忧,仰祈早决庙筹,免致临襟虑肘事。
边饷司案呈:崇祯三年九月十三日,奉本部送,户科抄出,福建道试御史孙征兰题前事。原饷之四可查,外解之二可惩,事例之两可广,等因。本年九月十二日,奉圣旨:“这条奏额饷四可查,及外欠征不解、解不纳,甚切时弊,着该部便详酌稽核规则来看;事例二款,一并议覆,该部知道。钦此”。
钦遵,抄出,到部,送司,案呈到部。
该臣等看得:钱粮之出纳,综覆宜精;事例之招徕,辟途宜广;臣部节奉钦依,清兵核饷,并催外解之法,不啻三令五申,而尺籍终混于边陲,额解久稽于外府,则以法制未详,而内外诸臣或奉行不力耳。
(辽东)
今据台臣孙征兰疏内开:出饷之可查者有四,入饷之可惩者有二,而事例二款,欲以信铨法、而广虚衔,此皆剔弊之款,窍救时之药石,所以为臣部军兴虑者至深长矣。奉有‘着该部便详酌稽,核规则来看,事例二款,一并议覆’之旨。臣谨按原疏而详酌之。
一谓蓟镇饷额可查。大都谓蓟门旧饷兵39300有奇。近虽盛兵四集,据报亦止35000耳,不知昔者兵多而饷额何以不缺,今者兵少而饷额何以反欠也?臣据饷司蒋范化册报,蓟镇旧兵见额17709员名,新兵见额27394员名;援兵见在蓟镇计45023员名,援兵原以坐粮,又添行粮;镇兵或除旧饷,而食新饷。臣部见题规则,式之以经制简明,限之以按月奏报,而总责成于督抚按道,明旨森如,畴敢不以清核应,第恐清核不实,终归虚著耳。是必一洗积习,而上之以报君父者,下之即以对衾影,纸上之兵马即营中之兵马,俾影射侵渔之弊可以渐次涤除,则额饷清矣。
(蓟镇)
一谓宣镇节旷可查。大都谓宣镇昨冬所调入卫之兵,今夏本镇补伍,尚未及三分之一,即此镇而他镇可知,不知补之此者已开粮于此,而末及补于彼者何以不见除粮于彼。臣查宣兵入卫旋逃,日久尚多未补,坐粮间亦随调,竟溃究将何归?夫当日宣军逃溃,谁不共知?迨后日计口授粮,谁为关领?想亦必有扣存在库者,或覆实未确,因奏报有待耳。且举一宣而各镇之类宣者不少也,是必彻底清出,不啻自身之肥瘠,凡系在逃扣贮丝毫入告,其隐匿不报者,罪无赦。一镇如此,各镇皆然,无□为尾闾漏巵而不可问,则节旷饶矣。
(宣府镇)
一谓各边积欠可查。大都谓部发者俱近日见饷;而边所领者只以补往年欠额。故见支之费不见朝廷之恩,而积欠之名不免边军之怨。臣查各镇之有迭欠所从来久矣。臣部所殚力而图者见年之额也,其切心而虑者从前之欠也。但以久在数年,而欲取偿一时,臣力有所未逮耳。然役过之饷,亦乌容不补也,第时诎不得举赢,补给自合有法,臣近请逋欠在一年外者,每两季多发一月,逋欠在一年内者,每一年多发一月,此正不必外求也。如兵饷清楚,则稽核节旷之中,即饶通融补给之蓄,纵不能一补尽补,抑可渐补渐完矣。此又以通为补之一法也。
一谓旧辽营屯可查。大都谓全辽旧饷大半原属营田,今关外旷野无际,战兵固不可耕而后食,守兵独不可以兵而兼农乎!臣查祖宗朝以屯养军,自屯政废,始借民力以养军,而民病军亦病矣。查天启六年十二月内,袁崇焕□□时曾请银作屯本,任赵率教身先耕稼,彼时颇有所获,未几屯本化为乌有,屯利不知何在?今且前功尽棄矣,前项官田归于何地?所当责成辽抚彻底清查,相机修复,以收屯政之效者也。
至若各省外解之征,久而不解,解久而不纳也,其故可思也。征久而不解者,由于司府之那借,而挹彼以注。兹解久而不纳者,由于解委之浸渔,而执母以劝子,虽屡经申饬,而弊难尽厘。若严参罚之法,则那借之风自消;治违限之罪,则营运之弊渐清;不求索于额之外,而务覆于额之中,今而后庶无敢揽延以干三尺者。
而积玩其有瘳列,又若事例之有授。先是臣部所开□,□其欲速之念,鼓其急公之图,为数□自无多积之,尽可充饷。近见铨部题覆,似欲停罢此项以苏积薪。但从前输纳者,不无失信于人,而事例且从此愈稀矣。台臣所陈不为无见,如欲于示信,铨法中少寓补助诎乏之意,实为便计,顾事隶吏部,又非臣部所敢过而问耳。又若事例之虚授遥衔,亦臣部所开也,因其兢名之想,动其捐资之心,而台臣又欲因而推广之,俾人子借以奉其亲,富民借以荣其身,其谁不勉焉。今照臣部原题事例,内监儒遥授职衔,胪列甚详。又开:
军民俊秀子弟,愿纳遥授营缮所所正副兵马纳银150两,光禄寺署丞京卫经历纳银130两,上林苑监署丞纳银120两,营缮所所副纳银110两,光禄寺监事纳银100两,京府经历知事鸿胪寺署丞纳银90两,愿就儒官名色纳银40两,礼部衣巾儒士纳银25两,各儒学生员年老愿纳遥授训导职衔、廪膳增广纳银30两,附学纳银50两。省祭八年以上纳遥授各府经历布政司照磨,原以正八品出身,纳银三十两,从八品出身纳银三十五两,正九品出身纳银四十两,从九品并杂职出身纳银四十五两。如省祭止五年,各加银十两;若三考已满,未省祭者,各加银二十两;
如在外候缺,农民一二三考未满吏愿纳冠带不出仕,农民纳银四十两;一考三十两,二考二十两,已拨办事纳银十五两,见役当该纳银十两,此向来遥授之事例也。但亲至京邸者多不屑纳此虚衔,而僻居下里者又不愿匐匍长安,不如许令原籍上纳,在各省由府转文布政司,在直隶由州县转文本府,各照例上纳,季终解银赴部。俟银到日,臣部移咨吏部,汇题给劄,准免杂泛差徭,既无跋踄转折之苦,旋有御名冠带之荣,此虽臣部原行事例,有台臣扩充新例,许令原籍上纳,而招挾当愈广矣。
如是则钱粮出纳备极综覆之精,事例通行又极开导之法,其于饷务庶大有禆益哉。既经具题前来,相应覆请,恭候命下,臣部移文各该衙门遵奉施行。等因。
崇祯三年十月十五日具题。
本月十九日奉圣旨:这查额饷节旷二项,已有屡旨责成,着该督抚道与部科着实清稽;内解在完新补旧,外解在禁那移,严纳限;至关外屯田,倐兴倐废,所请屯本有无存贮,垦熟官田见归何处,着巡抚丘禾嘉逐一严查,相机修复,俱依议;事例二项还移会吏部酌议妥,确行。
这样产生数据:明朝的卫所制度怎么可能会好?
(本来想写个札记,折腾了俩小时又写死了。明天再说吧,严重影响看书时间)

关注一枚明粉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