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红豆树庄园:一对美国“嬉皮公主和王子”的“圆屋曲”

作者:我和非洲有个约定 / 公众号:eunicewang41 发布时间:2019-07-23


非洲红豆树庄园
一对美国“嬉皮公主和王子”的圆屋曲
非洲有很多红豆树,有一种叫做“奥莱庞歌”。花型如一团上升的火焰,赤道阳光下,烈烈红唇的颜色。
肯尼亚山脚下的“奥莱庞歌农庄”Olepangi Farm -“非洲红豆树庄园”。它是非洲众多个性十足又鲜活的农庄和私宅中,我最钟爱的之一。
坐落在“世界野生动物游之都”肯尼亚中部的肯尼亚山脚下,这一带的天气舒服极了,距离肯尼亚的“小杭州”-纳尼约克小城不远,南接肯尼亚山俱乐部和莱基皮亚大牌私家保护区,北边毗邻英国皇室成员钟爱的度假之地莱瓦。一早从内罗毕驾车出发,抵达这里差不多四个小时。
很多人因此赶路,错过了这个美得天真又狂野的,东非唯一的Vintage艺术农庄酒店。
这里是一对美国夫妇克里顿和伊丽莎白终老非洲的梦想之地。他们年轻的时候,是狂野而自由的“嬉皮士公主和王子”,从美国一路到欧洲,穿越中亚抵达喜马拉雅。
如今,他们在肯尼亚山脚下的这个庄园,装下了所有年轻时候走过的路。
整个庄园的最核心,是我们昵称为“圆屋”的Party House,这间大大的“派对屋”,放满了主人收集的有关艺术、衣饰和装饰的物品,还有很多有关非洲、艺术和园艺的相关书籍。
当地人都称呼女主人为“玫瑰妈妈”,她热情洋溢,精力十足地忙前忙后,两颊泛着可爱的被赤道阳光渲染的小粉红。男主人克林顿总是极力推荐自己随机调制的古怪鸡尾酒,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冷幽默,初来乍到的朋友常常就当了真,一口饮料呛在那里,逗得我们哈哈大笑!
伊丽莎白的花园,是一个魔法世界。这个地方2014年才初具模样,便在东非度假酒店业界名声显露。她的花园和果蔬果园,一直践行朴门永续自然农业,是我重点参观过的非洲最好的私家小农场之一。
我们的车抵达农庄的时候,伊丽莎白正站在泥巴小路旁顶着烈日跟工人说话,我让司机停车,跳下去拥抱她。朋友们目瞪口呆,这个带着一顶破草帽,朴素得掉渣儿的白人大妈,就是女主人?!
晚餐的时候,伊丽莎白身着一身蓝白色手工绣花棉布长袍,活泼泼从暮色中走入灯光晶莹的酒吧,她身上散发出迷人的香水味,正如活泼的夏夜。大家立时齐声赞美她!
克林顿笑眯眯坐在酒吧后面的高凳上,眉头一挑,悄悄歪头说到:“她总是如此美,不是吗?”
肯尼亚山脚下的逍遥的农庄岁月,这几年吸引了很多白人百年世家,纷纷卖了内罗毕凯伦区的豪宅大院,举家迁来此。欧美巨富的投资也越来越密集。
天大地大的荒野灌木丛里骑马巡山,侍弄花草,一方面有大片荒地可耕种可开发,一方面又攥着大把现钞悠闲度日。
肯尼亚山地区天气雨水又大大的好,所谓“神仙日子”就是当地人拥有的好山好水好土地,那真是攥一把淌蜜种啥似乎都能疯蹿个儿的红褐色肥土。
荒野里威风凛凛的大戟树,浓绿喜人的大榕树,荒草摇曳,鸟声阵阵,斑马长颈鹿就在不远处的林子里混吃混喝,斜着眼睛侦查我们这边的动静。
一河之隔,就是重要的大象通道。旱季里,象群经常到这附近来饮水。
榕树底下的原木长桌一般用来吃午餐,阴凉底下好风阵阵,脚底下的草皮专门养护过,厚软如垫。隔着一条溪水潺潺的清凉深涧。
金灿灿的透明阳光将一切涂抹成蜂蜜的香甜颜色。手工绘制的鸟儿,喜欢得不得了。大颗大颗的蜜腌梅子,新鲜的蓝莓鸡蛋煎饼,一大碗新鲜芒果,当然,还有一大壶新鲜手工咖啡。对着无限的原野慢慢吃出美滋味和好心情。
作为东非唯一的Vintage古着艺术酒店,伊丽莎白分享了她几十年收藏的各种艺术精品。一个简单的下午茶,美得让人不忍移目。
1883年的欧洲骨瓷精品,“蓝色皇冠”德雷斯顿。
伊丽莎白原来是一位研究衣饰历史的专家,这身来自中亚丝绸之路的古代丝绸衣饰,是她的收藏之一。
她把自己在英国的收藏统统折腾到这荒天荒地里:古代中亚衣饰,古法手工绣品,稀罕的织物,古董家具,某个中亚名族的弹拨乐器,零零总总的大部头园艺书籍。
克林顿带来了他的骏马和马术,他对荒野的尊重和眷恋。为了对慕名而来的访客有所实质性的贡献,他开始笨手笨脚学习调鸡尾酒。
肯尼亚,有两个地方是以骑马观赏野生动物著称的,一个在赤玉露山那边,意大利人经营的。还有一个就是肯尼亚山这一带。
骑着马和长颈鹿以及斑马并行驰骋,两者结合化学反应奇妙无比。
伊丽莎白和克林顿的故事,与妮子已经收藏的那些无数爱侣故事一样有着同质化的核心:他们爱着非洲如血浓,并且容忍和包容了一切非洲的复杂性,默默地选择定居在某个世外桃源深处,继续着走过千山万水之后的另一种人生。
浓烈清澈的色彩与光影特别适合非洲。伊丽莎白和克林顿一辈子热爱探索和研究,他们的足迹远远超越了这片静默的蓝天红土地。
他们将这片弥足珍贵的异域家园捧在手心,分享出来,并将它命名为,刚刚抵达时第一眼看到的,这片荒原中开放得最热烈的那棵树,非洲红豆树。在这个区域游走的马赛人的分支“肯”一组,叫它“奥莱庞歌 Olepangi”。
整个拉伊科皮亚地区,因为这些“异乡人”的存在而身价倍增。野生动物保护和野放计划,当地部落文化之旅,社区规划和远景展望,将这片肯尼亚山脚下的土地变成世界瞩目的私家野生动物保护区经典。
正是这些辛苦劳作在非洲大地上的“异乡人”,将家的感觉带到异域,将心安放在荒野中,才有了我们这几年看到的Safari新浪潮。
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很多精彩而有创意的跨界,都来自于“异乡人”。
这些年,为了照顾到城市人的对舒适和猎奇的欲求,传统的Safari经典细节都被纷纷修改了。正宗味道,纯真和狂野的合二为一,比较难遇见了。
野营地,是妮子的狂野红玫瑰,野性灵动,难得。而人见人爱的温柔白玫瑰:舒适的私家农庄之旅,周到亲切的服务,近几年越来越流行。
伊丽莎白和克林顿在他们开创的奥莱旁吉农庄里,恰到好处地保留着些许粗糙和散乱,令我在一杯红茶的美好中,舒适地回想起那些在烈日与尘土中行驶的的狼狈,疲惫与艰难。
对自己Tough一些,是一种态度和原则;被Tough对待却不介意,却更像是一种内在和精神的需要。
在这样舒适的农庄里,手捧一盏轻巧温热的骨瓷茶杯,或者一只长长的微凉的优美香槟酒杯,面对着苍茫雾起的蓝黛色肯尼亚山麓,回忆着被非洲虐了千遍的美好。
第二天中午,伊丽莎白赶赴内罗毕办事,克林顿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吃烧烤,静享落日鸡尾酒。拾级而下,暮色扑进来,荒野就在那里。咫尺之遥。
在非洲,妮子认识了很多来自西方世界,定居在此的朋友。与他们的相识,足以令我搭建起一个印象:总有某些理由,使得非洲比他们的故土还令人眷恋。
第一次来东非的朋友,都匆匆忙忙地追动物去了。很多人来之前,也是想着:非洲这地儿,一生来一次足矣!所以,难免的,很多美好的地方,都没有时间和机会去看看。
千篇一律的游客晒图比赛中,在“非洲红豆树庄园”的三天,仿佛一辈子那么长久,余音绕梁,是一首你一生都会记起的好歌。
除了看动物、骑马巡山、舒舒服服享受农庄生活,还有一项特别有意思的小探险活动:桑布鲁神山巡礼。
北境圣山“奥劳劳克崴”,是肯尼亚中北部界定旅游区和探险区的一个壮观地理坐标,这道独特的风景线,被当地桑布鲁部落尊称为“圣山萨巴切”。
这堵天堑般的赭红色山体,这几年成为整个肯尼亚中北部探险旅游区的一个热门景点,徒步,攀岩,野营和猛禽爱好者的向往之地。
车辆疾驰,静静穿越过充满美丽光线的寂寞荒原,像一颗流星划过恒古太空。
这里是非洲黑白秃鹫最重要的栖息地。站在顶峰平坦的巨岩之上,很多大鸟儿在脚下的气流中缓缓平静地滑翔,仿佛电影中的慢动作。
雾气烟尘苍茫,来时路在眼前清晰再现,不可思议地笔直远去,消失在苍茫地平线的灰蓝色的山脉中。
伊丽莎白从英国带来很多花籽,播撒在非洲的土地上,像魔法般一个雨季就长成一大片,开成一个小小浪漫的彩色世界。
每个人都渴望生活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庄园里,但似乎只有极少数的人将它当做是一件一定要实现的事情去做。
克林顿和伊丽莎白为之奋斗了一生,还在努力中。农庄里随处可以见到他们灿烂明朗的生活态度,小处的精致情怀,大面儿上的坚定和执着。
我们都很爱狗,在这里,有三只可爱的狗狗。
满园蜜蜂嗡嗡飞舞。金色的光线里,幸福自然而然生长,一点点像飞舞的细细花粉随风自在蔓延。
回首,已经走得很远了,你才能看到阴郁的云雨在青紫色的肯尼亚山麓那边堆积。突然,晶莹雪白的冰川出露,沾染了透明的金粉色霞光,瞬间映红无边无际寂寞的原野。
越过一道道长满大戟树和野生灌木的山丘,当路越走越荒凉。
在不确定中回首,看到肯尼亚山蓝紫色巨大山麓在背后阴郁地铺满天空,你还得向前再走,直到荒野中出现一座灿烂的大花园。
非洲荒野里,你和你期待的温柔,最终相逢。谁说非洲只有野生动物?那是你自己太匆忙。
肯尼亚的非洲红豆树庄园,有机会你一定要去哦!云游星球独家优惠,特别推荐。
S a f a r i f o r S o u l
w w w . e u n i c e s a f a r i . c o m
微 信:a i f e i s h o u j i (爱非手记)
1 8 2 1 1 0 5 9 7 0 2

关注我和非洲有个约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