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殖民时期大连第一份中文报纸 王舒漫/

作者:青年通讯 / 公众号:YouthComm 发布时间:2019-03-14


1908年中国发生了两件大事。11月光绪帝和慈禧太后先后逝世。12月爱新觉罗溥仪继位。这一年,大连这个日据城市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拥有了第一份中文报纸。
这报纸叫《泰东日报》。
刘肇亿1851年出生于山东省登州,后到旅顺口发展。通过与沙俄驻军首席翻译官纪凤台的合作,刘肇亿做木材很快积累了大量财富。1908年3月,时任大连华商公议会会长的刘肇亿和副会长郭学纯提出创立一份中文报纸,华商们集资收购了《辽东新报》的中文版。
11月3日,《泰东日报》正式创刊。社址位于大连武汉街。报纸对开2版,主要刊登中外新闻、市场行情、金融动态等,旨在为华商经营业务提供参考。。华商聘请原《辽东新报》中文版主编日本汉学家金子平吉担任副社长,后金子平吉自任社长兼编辑长,确立办报宗旨:“《泰》报乃天之机关,代天立言,非个人专有,亦非一国人所得而私之。凡合乎天道者皆褒之,不问其为日人或华人;凡背乎天道者皆贬之,亦不问其为华人或日人也”。

(《泰东日报》1909年日刊)
《泰东日报》的历史上有两个关键人物。一个是金子平吉,一个是傅立鱼。傅立鱼出生于安徽,曾留学日本,是天津《新春秋报》的创刊人。1913年,傅因发表反对袁世凯的言论遭到通缉,逃至大连。经朋友介绍,傅立鱼结识金子平吉。傅正准备南下上海,金子平吉劝道:“上海就别去了,那还挺乱的,到我报社当编辑长把。”傅经过考虑提出三点要求:一,《泰东日报》由中国人创办,必须为中国人发声;二,面对中日两国的争端及民间纠纷,报纸必须服从真相,还原是非曲直;三,担任编辑长只是暂时,有机会讨伐袁世凯就要放他走。金子平吉全盘接受。傅立鱼从1913年起担任《泰东日报》编辑长,直至1928年。期间,傅住在大连岭前屯第3区176号(现文化街65号)。据日据时期大连建筑档案的图纸显示,这处房子为俄式别墅,依山而建,五室三厅带地下室。金子平吉常来此造访,傅在这里接待过胡适,黄炎培,吴宓,瞿秋白等。该旧居至今未列入市级文物保护建筑。

(傅立鱼在大连岭前旧址)
傅立鱼上任后对《泰东日报》进行了全方位改进。1918年8月1日起,傅全面使用从日本东京订购的新式字号来提高报纸版面清晰度。傅沿用《泰东日报》创刊时期的版面内容,将报纸划分为经济类新闻,经济类新闻评论和广告三大板块,反映出当时大连地区读者对竞技类新闻的关注。经济类新闻分为国内经济新闻和大连市经济新闻。国内经济新闻报道例如《中国铜产之大概》《江皖浙近三年之丝厂统计》等。大连市经济新闻报道有《大连发达史》以及每日的股票价格详情等。《大连发达史》全面介绍了当时大连的沿革、地志、教育、宗教、市政、商业等概况,成为今天研究大连地方发展史的重要参考素材。经济类新闻评论例如《中日亲善之要谛》。傅对《泰东日报》的另一个重大改革是开设了向社会征集小说等文艺作品的栏目,将传统的信息输出型报刊模式转变为与读者互动型模式。

(傅立鱼与金子平吉)
《泰东日报》能够立足倚靠的是傅的新闻理念。傅认为报纸的生命在于论证。傅牢牢把握住社论这一块舆论阵地,发出声音监督政府,探讨如何让中国发展,呼吁民众走入真正的自由与民主。
针对大连华人“蔚然成风”的吸食鸦片现象,《泰东日报》于1918年11月2日发表《有传染性之嗜好》描述道:“恒见夫一般之人,胥用此物为主要之酬酢,富商大贾,一榻孤灯,无时或熄,亲朋交集,输送以嘘……具有烟瘾者,固缘以逐渐扩张,未有烟瘾者,遂由是以入于染受之全套。如风之靡,宁有底止。岁月人间促,烟霞此地多。”
同年12月4日,题为《情》的社论批评当时中国文人身陷在儿女情长中却无视内忧外患的社会现实:“今日国人之用情,果何所属耶?武人政客,则金屋藏娇。学士文人,则满口儿女情书漫布国中。有如爱情、苦情、哀情等等层出不穷,连篇累牍,无非描写闺阁腻语,人持一部,浸成习俗。”
1919年3月18日的《对于大连华人教育问题之希望——华人教育与中日国交》一文提到,华人是没有开办学校自由的。大连华人要尽纳税的义务,但在教育经费上却和日本人区别对待,得不到应有的就学权利。社论《果无差别待遇乎》提到,当时南满铁路客车票价相同,但同等车厢里日本人的设备远优于华人,日本车厢则不允许华人进入。
1920年春,日本资本家和田笃郎强占金州三十里堡水田3000亩,很多农民到大连街道上游行示威。5月6日的《泰东日报》发表题为《三十里堡水田被占事件之真相》与《三十里堡水田事件现状如斯,和田强取民稻一半,男啼女哭惨不忍闻》的两篇报道,并揭示金州民政署与和田笃郎相的勾结。

(《泰东日报》1920年5月6日刊发《三十里堡水田被占事件之真相》)
1923年8月28日,社论《奋起国存之不容缓》号召百姓齐心协力救国,副标题写道:“友邦不可靠,政府尤不可信也。”正文提到“今日北京所谓政府者,其无状至于无可比拟”。
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泰东日报》以头版头条大篇幅报道“五卅惨案”,并发表《沪上暴动风潮》《力争沪案》《论五卅惨案与国际道德》等多篇社论,声援沪上学生运动,批判政府暴力行径。6月6日,日当局强令禁止发售当日的《泰东日报》。6月7日,《泰东日报》头版发布题为《本报禁止发卖一日》的文章,四周套以黑框。
傅立鱼是《泰东日报》的掌舵人,金子平吉是保护伞。金子平吉,号雪斋,日本福井县人,后赴东京师从清朝学者王治本攻研中国语言文化。甲午战争爆发后金子平吉因精通汉语被征为随军翻译,初入辽东,后赴台湾,任职于日本台湾总督府。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金子平吉任特殊翻译官北上大连。战争结束后,金子平吉提出申请要求调至关东州民政署工作,在东北地区广泛调查,接触到各个阶层人士,深入了解风土人情。1906年,金子平吉结束工作任务后返回东京,拒绝日本外务省和京都大学的聘书,以民间人士身份回到大连,出任《辽东新报》中文版主编。自此,金子平吉定居大连直至去世。

(《泰东日报》旧址)
金子平吉多次写下自己对于中日关系的思考。面对抵制日货的浪潮,金子平吉在《泰东日报》中写道:“排日排货,固为日本人所不喜,但平心而论,中国人之是举,亦在于不得已者……朝鲜、台湾及辽东等地,在事实上确已由中国版图而转入日本之手,则谓侵略主义,亦无不可。”在1923年五月号的《日华之贸易》中,金子平吉指出:“中国历来十分痛恨日本军国主义,台湾被夺,关东州被租借,朝鲜被合并,满州将会怎样呢?中国人理所当然地要心存疑虑……对于中国及中国国民来说,他们不需要那种以侵害领土权为前提的东洋永久和平,也不需要忍受国耻与日本维持亲善关系……不以人道主义为重,即使签定了条约,也于日本不利”。
在金子平吉的斡旋下,《泰东日报》闯过多道关卡。1915年,日驻华公使强迫中国接受“二十一条”,引起公愤,傅立鱼犹豫如何撰文不犯事,金子平吉指示:“该怎样发社论就怎样写”。1916年,袁世凯政府的邮传司邮务科以“意在煽乱”为由查封《泰东日报》,金子平吉与日当局交涉,保下《泰东日报》。金子平吉的眼界已经跨越国家界限,树立了新闻管理的示范。
1925年,金子平吉因胃癌死于光明台(今大连胜利路)家中。死前金子平吉立遗嘱要求按照孔子的“礼与其奢莫如俭,丧与其易莫如戚”的儒家传统将其葬于大连岭前墓地。日本官民双方照做。三年后,日政府以“组织政治秘密结社,策划种种阴谋”罪将傅立鱼逮捕,驱逐出大连。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收紧大连地区言论政策。1932年6月关东局出版物检阅事务所在大连成立,旨在“取缔检阅”报纸杂志。多家中文报纸被勒令停刊。报纸出版前必须送审,大样需警察局加盖“检阅济”的印章,否则不能付印。报社有时会在打成纸型之后,临时被要求撤下某稿。
傅立鱼离开后,其新闻理念依然被贯彻下来。1931年至1938年间,《泰东日报》副刊“文艺”发表的剧本有20余部,还发表了左翼作家的作品,如郭沫若的《棠棣之花》、阿英的《眉史》、胡风的《春归的时候》《夜行人》,连载巴金的《家》《萌芽》等。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政府全面接管大连各中文报刊,严格封锁失败消息,各个报纸上只有“大东亚战争必胜”“英美必败”的消息。
1945年10月上旬,《泰东日报》停刊。11月,中共中央东北局创办《人民呼声》(《大连日报》前身)。

【参考资料】
阿热(2010):《大连地区最早的中文报纸——泰东日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6e7b960100hfhj.html(引用日期:2019/3/4)
海南丢(2018):《傅立鱼在大连的那些日子》,《大连日报》2018年9月5日第11版。
黄本仁等(1998):《中国人民的朋友金子平吉》,《大连春秋》,一九九八年,五月号。
王子平:《金子平吉其人其事》,大连图书馆,原文见于http://www.360doc.com/content/18/0818/18/5421489_779279082.shtml(引用日期:2019/3/8)
《袁政府残害报界罪行录》(2019):https://www.huanghuagang.org/2160823567268481/3050731#(引用日期:2019/3/11)
张珺(2011):《傅立鱼:一个勤奋的敲钟人》,
张晓刚,张琦伟(2012):《金子雪斋与傅立鱼合作时期的《泰东日报》》,《日本研究》,2012年第4期,81-87页。
郑保章,赵凯(2018):《对傅立鱼任编辑长时《泰东日报》社论分析》,《新闻爱好者》,2018年第2期,67-70页。

关注青年通讯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