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幼儿疑遭男老师猥亵?不妨让真相再飞一会

作者:女律师札记 / 公众号:xxflawyer 发布时间:2019-03-14

最新原创:
正义的枪声为什么这么难?
文丨麦徒
“是有……还是没有啊?”小品《不差钱》里,小沈阳的这句颇堪玩味的台词,有时候挺像是谶语——代言了很多人面对一些“正在调查”型通报的心声。福州连江警方的一则通报,就给人这种感觉。
这两天,有网友称收到福州连江家长的求助,称其孩子在幼儿园受到男老师猥亵,帖中还附上了孩子被诊断出“外阴红肿”等症状的病历照。针对儿童的侵害,向来最让人难以容忍,这份爆料迅速引发舆论关注。3月13日上午,连江县公安局对此做了通报,字里行间提到“正在调查”。

涉事幼儿究竟有无被老师猥亵?“网曝”的单方说法跟诊断结果的“硬证据”让旁观者很难判断,此时需要警方在客观调查基础上的廓清。在事件复杂的情况下,警方调查也需要过程。公布阶段性的调查结论,并称“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虽然跟公众希望尽早看到盖棺定论的期许仍有距离,却也合乎情理。
饶是如此,连江县公安局这份通报里的有些说法,让很多人越看越糊涂,总给人“此处已省略1000字”的既视感。
通报称:
“接警后,城关派出所展开调查,当天就将孩子送往了县医院、县公安局法医部门进行医学检查”;
“3月8日(也即接到报警之日)至12日,城关派出所组织警力多次走访涉事幼儿园,调取审看该园近一个月内园区监控录像,并按照该园教职员工花名册,逐一询问园长、老师、保育员、保安等工作人员查寻线索”。
多次走访、调取审看近一个月录像、逐一询问……怎么看都像是对下辖的城关派出所调查及时、处置走心的认可。
乖谬的是,通报结尾却又画风陡转:
“鉴于连江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对此案重视不够、处置不及时,连江县委研究决定,对连江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城关派出所所长林姻聚停职检查。”
这瞬间让人有些看不懂了:涉事派出所怎么就“对此案重视不够、处置不及时”?前面不还在说该派出所行动及时、调查严密吗?
一份通报,两种“定性”。正因为前后文衔接的不自然和逻辑的跳跃,公众难免本能地生出疑问:莫非当地派出所还能将“调查及时缜密”和“重视不够”两种相左的状态兼顾?如果能,那《矛与盾》里的“吾盾之坚,物莫能陷也”与“吾矛之利,于物无不陷也”,大概也能自洽。
值得寻味的是,爆料人对通报中关键情节仍有不同说法。
通报称:
“经调查,该幼儿园没有男性老师、保育员,仅有一位男性保安(林某某,63岁)负责幼儿园外围安保。3月7日当天监控录像显示,该幼儿从入园至出园,均有女性老师和保育员照顾。”
这似乎是对“男教师猥亵幼女”说法最有力的辟谣型澄清——连男老师都没有,哪来的“猥亵幼女”?
可按爆料帖里的说法,
“这个案子之前被搁置下来,关键点就在于要求改口供‘幼儿园没有男老师’,家长不同意。”
“我实名怀疑监控做了手脚,老师花名册上当然不会有代班老师的名字,大家等一等吧,已经有两个好心的家长跟我联系了……我一直在根据好心的家长给我的信息转发给他们,抛开猥亵,为什么要掩盖有代班的男老师?”
帖中提到的“要求改口供”情节,还有博主“实名怀疑”当地掩盖有代班男教师之实,都引人遐想。而连江县警方对派出所所长停职的举动,又强化了这种疑虑。
言之锵锵的爆料和让人蒙圈的通报,无疑为此案增添了不少悬念。真相究竟如何,自然需要借助“实锤”证据去厘清。但不得不说,由当地警方含糊其辞的通报诱发的次生舆情,对很多地方、部门通报提了个醒:
通报理应是冲着为公众释疑去的,而不是给公众增添更多疑问。

(去年南昌铁路公安处官微通报“G1402次列车发生疑似猥亵女童”事件,受到海量吐槽)
现实中,有很多热点事件的官方通报,本来是为了回应社会关切,可一不小心就用惜字如金或逻辑混乱,将自身变成了焦点、热点。去年11月,南昌铁路公安处官微通报“G1402次列车发生疑似猥亵女童”事件,就因短短百余字、没有任何论证的通报跟事件舆情冲击力严重不匹配,而受到海量吐槽。同样,这次连江警方有些含糊的通报,也很难起到消除疑虑的效果。
通报文本的问题,通常在通报之外。就该案看,真相当然要廓清,而通报里上下文的矛盾也需要更多解释。不然的话,公众难免怀疑,通报前后矛盾的症结就在于“真相不便公开”上。
转自:度一叨 狐狸罐头

公众号:女律师札记
文如我,我如文
热文分享:
1、杜培武:我是反侦查经验丰富的警察,都被整招了,你说整到了什么程度?
2、越级非访、极端上访、缠访、闹访和非法群体性聚集等违法犯罪行为会影响子女等直系亲属考学、入党、入伍、报考公务员就业
3、全国警察玩忽职守罪大数据报告:涉案风险最高的三类警务
4、部分单位乱象:谁提议谁多干!谁能干谁多干!谁心软谁多干!谁老实谁多干!

关注女律师札记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