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大林一怒,德国投降“返工”,看朱可夫如何奚落第三帝国元帅?

作者:星河书舍 / 公众号:xingheshushe 发布时间:2018-12-23

早在1938年初,凯特尔就被希特勒任命为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并一直担任这个职位到德国战败投降。战争期间,遵循“希特勒的指令就是上帝的训条”,凯特尔从未对希特勒本人或他的命令提出过任何异议,都是绝对而迅速地执行,他也因此成为希特勒最亲近的军事顾问和最信任的“执行官”。

1940年6月,德国仅用六周时间打败号称“欧洲陆军第一强国”的法国。在贡比涅那节火车车厢里举行的谈判中,作为德国代表团团长的凯特尔“配合元首,极尽羞辱之能事”,迫使法国接受屈辱的停战协定。

苏德战争爆发后,凯特尔在1941年7月签署了臭名昭著的《关于政治委员的命令》,授权党卫队头目希姆莱绝对权力,在苏联肆意处决被俘的共产党军官。这种大肆屠杀战俘和平民的恐怖罪行遭到不少德军将领指责,但凯特尔不为所动,坚称“任何宽恕俄国人的行为都是对德国人民的犯罪”。

1945年4月16日,苏军发起柏林战役。在数千门大炮和喀秋莎火箭炮对德军阵地持续数天的狂轰滥炸后,朱可夫的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作为主攻从东面向柏林挺进。经过十余天残酷战斗,在付出30万伤亡代价后,苏军终于在4月30日将红旗插上了柏林国会大厦。

5月2号,苏联红军完全攻克柏林。见大势已去,接替希特勒的海军元帅邓尼茨不得不选择投降。对此,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当然乐意,但他也知道斯大林可不是好惹的。5月6日,艾森豪威尔一面向德国人强调“只接受在所有战线的全面无条件投降”,一面约见苏军的苏斯洛帕罗夫少将,让他过目拟好的投降书并请示莫斯科,若没有意见就代表苏联参加投降签字仪式。

签字仪式定于5月7日凌晨2点举行,深感情况重大,不敢擅自做主的苏斯洛帕罗夫火速电告莫斯科,却迟迟没有等来斯大林的指示。最后,担心错失良机,这位将军便以见证人的身份代表苏联签了字。不过他还留了一个后手—在投降书专门注明“同盟国成员此后可提出再签订一个更为完善的投降书”。

获悉此事,斯大林大为光火,质问这位将军何许人也?他随即“指示”盟军统帅部:受降地应该在法西斯的老巢柏林,兰斯受降只能作为正式仪式的预演!

1945年5月8日,在柏林郊区的苏军前线司令部,前一天刚投降过的德国人再次投降。意气风发的朱可夫元帅主持受降仪式,见到风尘仆仆赶来的凯特尔元帅,相比于五年前在贡比涅咄咄逼人的胜利者姿态,此刻的凯特尔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低头不语了。
仪式中,当朱可夫宣读了投降书即将开始签字时,还没等翻译完毕,凯特尔下意识地轻轻敲打一下桌子,示意将投降书送过来,朱可夫见状厉声喝道:“自己过来签!”

关注星河书舍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