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法界实相208

作者:醍醐内院 / 公众号:RenLeiTiHuXueYuan 发布时间:2018-12-23



何谓无尽?谓无为法。——《维摩诘经》
【醍醐】
上节课,解脱长者又向善财童子推荐了海幢比丘
【时,善财童子顶礼解脱长者足,右绕观察,称扬赞叹,思惟恋仰,悲泣流泪,一心忆念:依善知识,事善知识,敬善知识,由善知识见一切智;】
这个时候,善财童子用自己尊贵的头顶礼师父的脚,无限地感恩,又向右绕了绕,观察了一番,称扬着、赞叹着师父,思惟、恋仰着师父(对师父有无限的依恋、渴仰)。善财童子悲泣流着泪,一心地想着:我要依止善知识,我要奉事善知识,我要恭敬善知识,就是因为善知识的指引,我才能见到一切智。
【于善知识不生违逆,于善知识心无谄诳,于善知识心常随顺;于善知识起慈母想,舍离一切无益法故;于善知识起慈父想,出生一切诸善法故。辞退而去。】
我对于善知识的教法,不会生出违逆之想;面对我的善知识,我的心无比的真诚,不会有任何的谄媚和虚诳;对于善知识,我的心要恒常地随顺。在我看来,善知识就好像是慈爱的母亲一样,可以帮助我舍离一切无有任何利益的杂法;善知识又好像是慈爱的父亲一样,可以帮助我出生一切所有善法。善财童子这样想着的时候,就依依不舍地告辞退去了。
【尔时,善财童子一心正念彼长者教,观察彼长者教,忆念彼不思议菩萨解脱门,思惟彼不思议菩萨智光明,深入彼不思议法界门,趣向彼不思议菩萨普入门,明见彼不思议如来神变,解了彼不思议普入佛刹,】
在这一路上,善财童子一心正念着解脱长者的教法,仔细谛观解脱长者教给自己的一切,忆念着那不可思议的菩萨解脱门,思惟着那不可思议的菩萨智光明,深入那不可思议的法界门,趣向那不可思议的菩萨普入门,明见那不可思议的如来神变,解了那不可思议的普入佛刹的境界(普入到一切佛国的境界);
【分别彼不思议佛力庄严,思惟彼不思议菩萨三昧解脱境界分位,了达彼不思议差别世界究竟无碍,修行彼不思议菩萨坚固深心,发起彼不思议菩萨大愿净业。】
分别着那不可思议的佛力种种庄严,思惟着那不可思议的菩萨三昧解脱境界分位,了达那不可思议的有着无量差别世界都是究竟无有障碍,修行着那不可思议的菩萨坚固深深之心,发起了那不可思议的菩萨大愿、准备修习清净之业。

【渐次南行,至阎浮提畔摩利聚落,周遍求觅海幢比丘。乃见其在经行地侧结跏趺坐,入于三昧,离出入息,无别思觉,身安不动。】
就这样想着的时候,渐次地向南走,一直来到了阎浮提岸边的摩利聚落,到了摩利聚落,善财童子就(到处)周遍地寻找海幢比丘。终于找到了,看到海幢比丘在经行地的侧边那里结着跏趺坐,入于三昧(入定)了,海幢比丘此时已经离开了「出入息」(没有呼吸了),没有任何特别的思惟和觉识,海幢比丘入定在那里,安坐不动。
【从其足下,出无数百千亿长者、居士、婆罗门众,皆以种种诸庄严具庄严其身,悉著宝冠,顶系明珠,】
善财童子就眼睁睁地看到:从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的脚下边,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长者、居士、婆罗门大众们,这一切人都以种种的庄严之具庄严着自己的身体,都戴着宝冠,宝冠顶上还系着明珠;
【普往十方一切世界,雨一切宝、一切璎珞、一切衣服、一切饮食如法上味、一切华、一切鬘、一切香、一切涂香、一切欲乐资生之具,于一切处救摄一切贫穷众生,安慰一切苦恼众生,皆令欢喜心意清净,成就无上菩提之道。】
这所有人都普遍地赶往十方一切世界,像下雨一样降下一切宝、一切璎珞、一切衣服、一切饮食如法的上味,像下雨一样降下一切花儿、一切鬘、一切香、一切涂香、一切欲乐资生之具。在一切处,他们去救拔、摄受一切贫穷的众生,安慰一切苦恼的众生,让这些众生生起欢喜之心,让他们的心意识得以清净,成就无上菩提之道。
【从其两膝,出无数百千亿刹帝利、婆罗门众,从其两膝,出无数百千亿刹帝利、婆罗门众,皆悉聪慧,种种色相、种种形貌、种种衣服上妙庄严,】
善财童子看到:从入定的海幢比丘的两膝这里(从腿的两个膝盖),也出现了无数的百千亿刹帝利、婆罗门大众们,这些刹帝利和婆罗门都是无比聪慧的,有着种种的色相、种种的形貌、种种衣服上妙庄严;
【普遍十方一切世界,爱语、同事摄诸众生,所谓:贫者令足,病者令愈,危者令安,怖者令止,有忧苦者咸使快乐;复以方便而劝导之,皆令舍恶,安住善法。】
他们也普遍到十方世界去,用「爱语摄、同事摄」去摄受众生;他们到各处去,使贫困者得以安足,使疾病患者得以康复,使面临危难者得到安宁,使恐怖者的恐怖得以止息,使忧苦的众生变得快乐;他们以各种方便去劝导众生,让众生舍离诸恶法,安住善法。
【从其腰间,出等众生数无量仙人,或服草衣或树皮衣,皆执澡瓶,】
善财童子看到:在入定的海幢比丘的腰这里,也出现了像众生数一样无量的仙人,这些仙人或者穿着草做的衣服,或者穿着树皮做的衣服,他们手里都拿着澡瓶(澡瓶就是储水用的容器)。
【威仪寂静,周旋往返十方世界,于虚空中,以佛妙音,称赞如来,演说诸法;或说清净梵行之道,令其修习,调伏诸根;或说诸法皆无自性,使其观察,发生智慧;】善财童子看到:从海幢比丘的腰这里出现的这无数仙人都是威仪寂静的,他们周旋、往返十方世界,在虚空中以佛的妙音称赞如来,演说诸法,或者讲说清净的梵行之道,令大家修习,调服诸根;或者讲说「诸法皆无自性」,使大家观察,发生智慧;
【或说世间言论轨则,或复开示一切智智出要方便,令随次第各修其业。】
这些仙人或者讲说世间的言论和轨则,或者开示一切智智的「出要方便」(出离轮回的要诀和方便),令大家随着各自的次第,分别修行自己的菩提之道。
【从其两胁,出不思议龙、不思议龙女,示现不思议诸龙神变,所谓:雨不思议香云、不思议华云、不思议鬘云、不思议宝盖云、不思议宝幡云、不思议妙宝庄严具云、不思议大摩尼宝云、不思议宝璎珞云、不思议宝座云、不思议宝宫殿云、不思议宝莲华云、不思议宝冠云、不思议天身云、不思议采女云,】
善财童子看到:从入定的海幢比丘的两侧肋骨这里(身体的两侧肋骨),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龙、不可思议的龙女,示现了不可思议的龙界的种种神变。就像下雨一样,降下不可思议的香云、不可思议的花云、不可思议的鬘云、不可思议的宝盖云、不可思议的宝幡云、不可思议的妙宝庄严具云、不可思议的大摩尼宝云、不可思议的宝璎珞云、不可思议的宝座云、宫殿云、宝莲花云、宝冠云、天身云、采女云;
善财童子看到:从海幢比丘身体两侧肋骨这里,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龙、不可思议的龙女,示现了不可思议的龙界的种种神变。
【悉遍虚空而为庄严,充满一切十方世界,诸佛道场而为供养,令诸众生皆生欢喜。】
他们放射出的无量云「周遍虚空而作庄严」,充满了一切十方世界,在诸佛所在的道场作为供养,令所有众生都生起无限大的欢喜。
【从胸前卍字中,出无数百千亿阿修罗王,皆悉示现不可思议自在幻力,令百世界皆大震动,一切海水自然涌沸,一切山王互相冲击,诸天宫殿无不动摇,诸魔光明无不隐蔽,诸魔兵众无不摧伏;】
善财童子又看到:从入定的海幢比丘的胸前的「卍」字这里,也出现了无数的百千亿阿修罗王,这些阿修罗王都在示现不可思议的自在幻术之力,让成百的世界都开始大震动,一切海水自然地涌起来、滚沸着,一切山王互相冲击着,诸天界的宫殿都互相动摇,诸魔的光明全都隐蔽了,诸魔的军众全都被摧伏了;
【普令众生,舍憍慢心,除怒害心,破烦恼山,息众恶法,长无斗诤,永共和善;】
这些阿修罗王使得众生舍离了骄慢心,舍除了怒害心,破除了烦恼山,停息了所有恶法,他们从此不再有斗诤之心了,他们永远相互和平、友善;
【复以幻力,开悟众生,令灭罪恶,令怖生死,令出诸趣,令离染著,令住无上菩提之心,令修一切诸菩萨行,令住一切诸波罗蜜,令入一切诸菩萨地,令观一切微妙法门,令知一切诸佛方便。】
这些阿修罗王又以幻术之力开悟众生,令众生灭除罪恶,令众生恐惧生死轮回,令众生出离诸道(六道),令众生舍离所有染著,令众生住于无上菩提之心,(这些阿修罗王们也在度众生,他们能够让众生安住于无上的菩提之心),让大家修习一切诸菩萨之行,让大家安住一切诸波罗蜜,令大家入到一切菩萨诸地,令大家观察一切微妙的法门,令大家了知一切诸佛的方便。
让大家安住一切诸波罗蜜,令大家入到一切菩萨诸地,令大家观察一切微妙的法门,令大家了知一切诸佛的方便。
【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就这样,阿修罗王们所作的一切也周遍了法界。
【从其背上,为应以二乘而得度者,出无数百千亿声闻、独觉;为著我者,说无有我;为执常者,说一切行皆悉无常;为贪行者,说不净观;为瞋行者,说慈心观;为痴行者,说缘起观;为等分行者,说与智慧相应境界法;为乐著境界者,说无所有法;为乐著寂静处者,说发大誓愿普饶益一切众生法。】
善财童子又看到:在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的背上,为那些应该以「二乘」而得度的众生,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声闻、独觉乘;为那些著「我」之人,讲说「无我」之法;为那些执著「常见」的众生,讲说「一切行都是无常的」(一切有为法都是无常的);为那些贪欲心重的人,讲说「不净观」;为那些瞋心重的人,讲说「慈心观」;为那些愚痴心重的人,讲说「十二因缘」缘起之观;为那些「贪、嗔、痴」都占点儿的众生,讲说与智慧相应的境界之法;为那些乐著境界的众生,讲说「无所有之法」(一切本不生);为那些乐著寂静处的众生,讲说「你们不要沉空守寂,你们要发大誓愿,普遍地饶益一切众生。」
【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就这样,在海幢比丘的背上还出现了无限的圣者,他们所作的一切周遍着法界。
【从其两肩,出无数百千亿诸夜叉、罗刹王,种种形貌、种种色相,或长或短,皆可怖畏,无量眷属而自围绕,守护一切行善众生,并诸贤圣、菩萨众会,若向正住及正住者;或时现作执金刚神,守护诸佛及佛住处,或遍守护一切世间。】
善财童子就这样看着:从海幢比丘的两个肩膀这里,又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夜叉、罗刹王,种种形貌、种种色相,或长或短,都是让人畏惧的;这些夜叉和罗刹们有无量的眷属围绕着他们,但是他们却守护一切行善的众生,并且他们守护那些贤者、圣者和菩萨的众会,「若向正住及正住者」;他们「或时现作执金刚神」,这些夜叉或者罗刹鬼们、罗刹鬼王们面对着那些处在正道上修习的众生,他们有的时候就变作了执金刚的神,他们也守护诸佛及佛所在的地方,或者周遍地守护着一切世间。
这些鬼、鬼王也是大菩萨,他们拥护行善者,保护行正道者,保护诸佛。
【有怖畏者,令得安隐;有疾病者,令得除差;有苦恼者,令得免离;有过恶者,令其厌悔;有灾横者,令其息灭。】
这些鬼界的菩萨们,他们看到心里有恐怖、畏惧的众生,会帮助这些众生得到安隐;有疾病的众生,他们会帮助这些众生得以除灭病苦;有苦恼的众生,他们帮助这些众生免离苦恼;有过失、过恶的众生,让这些众生生起厌离、悔恨之心;有灾横的众生,他们会帮助息灭这些灾横。
【如是利益一切众生,皆悉令其舍生死轮转正法轮。】
这些鬼道的菩萨们,就这样地利益一切众生,让众生舍离生死之轮(舍离生死的流转),他们转正法之轮教化众生。
【从其腹,出无数百千亿紧那罗王,各有无数紧那罗女前后围绕;又出无数百千亿乾闼婆王,各有无数乾闼婆女前后围绕。】
善财童子就这样盯着这个入定的海幢比丘看,看到:在海幢比丘的腹部(肚子)也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紧那罗王,各有无数紧那罗女前后围绕着;又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乾闼婆王,各有无数的乾闼婆女前后围绕着。
【各奏无数百千天乐,歌咏赞叹诸法实性,歌咏赞叹一切诸佛,歌咏赞叹发菩提心,歌咏赞叹修菩萨行,歌咏赞叹一切诸佛成正觉门,歌咏赞叹一切诸佛转法轮门,歌咏赞叹一切诸佛现神变门,】
这些紧那罗王和乾闼婆王,以及他们周围的眷属们,分别奏着无数百千的天乐,歌咏赞叹着「诸法实性」,歌咏赞叹着一切诸佛,歌咏赞叹着发菩提心,歌咏赞叹着修菩萨行,歌咏赞叹着一切诸佛成正觉门,歌咏赞叹着一切诸佛转法轮之门,歌咏赞叹着一切诸佛现现出种种神变之门;
【开示演说一切诸佛般涅槃门,开示演说守护一切诸佛教门,开示演说令一切众生皆欢喜门,开示演说严净一切诸佛刹门,开示演说显示一切微妙法门,开示演说舍离一切诸障碍门,开示演说发生一切诸善根门。】
他们开示演说一切诸佛般涅槃之门,他们开示演说守护一切诸佛教法之门,他们开示演说令一切众生皆欢喜之门,他们开示演说庄严清净一切诸佛国土之门,他们开示演说显示一切微妙之法门,他们开示演说舍离一切所有障碍之门,他们开示演说发生一切所有善根之门。
【如是周遍十方法界。】
就这样,这无量的紧那罗王、无量的乾闼婆王以及他们无量的眷属们,就周遍着十方法界,歌咏赞叹着、开示演说着。
【从其面门,出无数百千亿转轮圣王,七宝具足,四兵围绕,放大舍光,雨无量宝;诸贫乏者悉使充足,令其永断不与取行;】
善财童子盯着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看,看到:从海幢比丘的面门这里也出现了无数的百千亿的转轮圣王,都是七宝具足,四大兵众围绕着这些转轮圣王,发出大舍之光,像下雨一样降下无量珍宝;所有贫乏的众生都被充足了,让这些众生永断「不与取」之行。
「不与取」就是偷盗。这些众生之所以贫困乏少,是因为过去世偷盗之业作得多,所以这些转轮圣王先布施这些珍宝给他们,使他们物质上大丰足,又给他们讲法,让他们远离偷盗之行。
【端正采女无数百千,悉以舍施心无所著,令其永断邪淫之行;令生慈心,不断生命;】
这些转轮圣王被无量端正的采女围绕着(端正的采女有无数百千,有无量),他们都以大施舍之心无所著,令其永断邪淫之行(帮助众生永远地断离邪淫);令众生生起慈悲之心,不要再杀生,不要再随意地断坏众生的寿命了;
【令其究竟常真实语,不作虚诳无益谈说;令摄他语,不行离间;】
令众生究竟常真实语,让众生不要再说假话,不要再打妄语(骗人),不要再说那些虚假的、骗人的、没有益义的言论了;令众生有「摄他之语」,不再离间别人;
不再挑拨离间了,那么你所讲的话,众生就容易信受,就可以很方便地摄受众生。
【令柔软语,无有粗恶;令常演说甚深决定明了之义,不作无义绮饰言辞;】
这些转轮圣王们也让众生拥有着柔软之语,不再有粗恶的语言,(要讲温柔的语言、柔软的语言);「令常演说甚深决定明了之义,不作无义绮饰言辞」,不要再花言巧语讲没意义的话了,让大家经常地演说那些甚深的决定了义之法;
【为说少欲,令除贪爱,心无瑕垢;为说大悲,令除忿怒,意得清净;】
这些转轮圣王也给众生讲说要少欲知足,断除贪爱,心里不要有任何的瑕疵和垢染;也给大家讲说大悲,让大家除灭一切的忿怒、嗔恚,让大家的心意变得清净;
【为说实义,令其观察一切诸法,深入因缘,善明谛理,拔邪见刺,破疑惑山,一切障碍悉皆除灭。如是所作,充满法界。】
也给大家讲说真实之义,让大家观察一切诸法,深入因缘,善于明了真谛,拔除邪见的恶刺,破坏疑惑的大山,除灭一切的障碍。
就这样,无量的转轮圣王所作的一切也充满了十方法界。
【从其两目,出无数百千亿日轮,普照一切诸大地狱及诸恶趣,皆令离苦;又照一切世界中间,令除黑暗;又照一切十方众生,皆令舍离愚痴翳障;】
善财童子就这样盯着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看,看到:从海幢比丘的两个眼睛这里,也出现了无数百千亿的大日轮,像大太阳一样普照一切所有大地狱和所有恶道,令众生远离所有苦难;这百千亿的大日轮(大太阳)又照耀着一切世界的中间,令这世界远离黑暗;又照耀着一切十方的众生,让众生远离愚痴的翳障;
【于垢浊国土放清净光,白银国土放黄金色光,黄金国土放白银色光,琉璃国土放玻璃色光,玻璃国土放琉璃色光,砗磲国土放玛瑙色光,玛瑙国土放砗磲色光,帝青国土放日藏摩尼王色光,日藏摩尼王国土放帝青色光,赤真珠国土放月光网藏摩尼王色光,月光网藏摩尼王国土放赤真珠色光,一宝所成国土放种种宝色光,种种宝所成国土放一宝色光,】
又在一些垢浊的国土放射清净光,白银国土放射黄金色的光,黄金国土放射白银色的光,琉璃国土放射玻璃色的光,玻璃国土放射琉璃色的光,砗磲国土放射玛瑙色的光,玛瑙国土放射砗磲色的光,帝青国土放射日藏摩尼王色的光,日藏摩尼王国土放射帝青色的光,赤真珠国土放射月光网藏摩尼王色光,月光网藏摩尼王国土放射赤真珠色的光,一宝所成国土放射种种宝色光(就是一种珍宝所构成的国土放射种种珍宝色的光),由种种珍宝所构成的国土,又放射着一种宝色的光;
【照诸众生心之稠林,办诸众生无量事业,严饰一切世间境界,令诸众生心得清凉生大欢喜。】
照耀着所有众生心灵的稠密森林,承办了众生的无量事业,庄严、装饰着一切世间的境界,令所有众生心里得到无限清凉,生起无限大的欢喜。
【如是所作,充满法界。】
就这样,这无量百千亿的大日轮,照耀着一切的大地狱,照耀着一切的恶道,照耀着一切世界的中间,照耀着十方的一切众生,就这样充遍法界。

【从其眉间白毫相中,出无数百千亿帝释,皆于境界而得自在,摩尼宝珠系其顶上,光照一切诸天宫殿,震动一切须弥山王,觉悟一切诸天大众;】
善财童子盯着海幢比丘看:在这个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的眉间白毫相这里,又放射出无数的百千亿的帝释王(忉利天王,这些忉利天王有无量数),都于境界而得自在,摩尼宝珠系在他们的头顶上,他们的光照耀着一切诸天的宫殿,震动着一切须弥山王,觉悟了一切天界的大众们。
【叹福德力,说智慧力,生其乐力,持其志力,净其念力,坚其所发菩提心力,赞乐见佛;】
这些忉利天王都赞叹着福德之力,讲说着智慧之力,生起天人的爱乐之力,可以让天人保持伟大的志向(趣向佛道),可以清净天人的念力,坚定天人们所发的菩提心,这些忉利天王赞叹着见佛的功德(希望天人都能够去爱乐、亲近佛,亲眼见到佛);
【令除世欲,赞乐闻法;令厌世境,赞乐观智;令绝世染,止修罗战,断烦恼诤,灭怖死心,发降魔愿,兴立正法须弥山王,成办众生一切事业。】
他们帮助天人们除灭世间的贪欲,赞叹听经闻法的功德,使天人们都爱乐听法;这些忉利天王也帮助天人们厌离世间的美妙境界,赞叹观察之智(赞叹「观其实相」的智慧,让天人们爱乐智慧);他们也帮助天人们绝离世间的染著,停止与修罗的战斗,断离所有因烦恼而起的斗诤,灭除所有怖畏生死之心;这些忉利天王们也帮助天人发起降魔之愿,「兴立正法的须弥山王,成办众生的一切事业」。
【如是所作,周遍法界。】
就这样,在已经入定的海幢比丘的眉间白毫相中,出现了无数的、百千亿的忉利天王,这些忉利天王所作的一切神圣妙行周遍了法界。
解脱长者推荐善财童子来找海幢比丘,善财童子怀着依依不舍之心离开了解脱长者。一路上思惟着师父的教法,渐次南行,来到了阎浮提岸边的摩利聚落,周遍地寻找,终于找到了海幢比丘。海幢比丘正在经行地的侧面,结着跏趺坐入定了。他已经没有呼吸,离开了所有特别的思惟和觉识,他的身体安坐不动。但是在他的浑身上下的身体这里,却现化出无量的神变。能够看到这一切神变的善财童子,他也不是普通人物,他至少也是菩萨摩诃萨,因为《华严经》前面提到,菩萨的种种神变,一般的阿罗汉们是看不见的。
无上甚深华严经,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愿以此功德,回向尽虚空遍法界一切众生
愿所有众生速成解脱之道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方广佛华严经
南无解脱长者
南无海幢比丘

关注醍醐内院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