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粹合集】十二风华鉴

作者:苗大磊的絮絮叨公众号:发表时间 :2018-02-26


歌词:
(1)中医天地之阴阳 医理中藏 望闻问切 博采众论众方死生兆彰 于经络中藏 探微索隐 方能知五常(2)中国茶月入琼杯 碧烟生回廊 客来时 松花正落窗香叶嫩芽 竹炉沸翠汤 此夜更漏犹长(3)武术静 当如岭上孤松 动 当如流云行大江止戈为武 万山莫当(4)围棋来听 千秋一呼嗓 黑白山河间 溃散昂扬观 六朝风雨事 残局里苍茫 点检消长(5)书法一气 挥毫写千行 笔走灵韵扬 回锋酣畅曾令 黄庭换白鹅 信人间有痴狂(6)万博manbetx官网着笔众生相 诸色琳琅 水袖纷扬 进退自循章(7)国画酝四时景 溶墨生松香 远山去 翠微描云上浮生闲趣 枝头凝雀鸟 只怕惊了海棠(8)瓷器青 天水濯碧而藏 彩 漫消云雾窥盛唐皎白若雪 灿若骄阳(9)汉服来看 血脉自炎黄 丝丝只读尽 春蚕绿桑着缀玉配华裳 整襟高堂上 无一不往(10)丝绸凭身 有七尺儿郎 清风盈满袖 端行四方织锦 平纹分横竖 捧来折煞珠光(11)剪纸点染 一纸喜成双 雕镂人间事 拆条去框剪 燕子衔花过 灯笼映萤火 佛陀百像(12)刺绣绮云 浸色入绸丝 巧手捻花针 翻飞几行彩线 勾勒千重样 绘锦绣挑月光全体合:来唱 这九州浩荡 上下五千年 一脉泱泱曾 过长街夜市 曾关河苍凉 曾立残阳至此 等你我回望 回望这珍藏 风华绝赏千年 不改旧模样 指引华夏未央
【1】中医
“天地之阴阳 医理中藏 望闻问切 博采众论众方
 死生兆彰 于经络中藏 探微索隐 方能知五常”

苍翠青山之间的村落里,李清明一身布衣,背着竹制药箱,辗转于各家各户之间。
“李大夫!你快看看我家小儿,一直发热,我都不知……”妇人怀抱满脸潮红嘤咛不止的孩子,急急地哭了出来。
李清明赶忙跟着妇人走进茅草屋,挽袖诊脉,他眉头微蹙,妇人带着哭腔焦急道:“大夫,我儿还有救吗?!”
李清明点点头:“无碍,此乃伤寒发热之症,我开一副小柴胡汤,你且去熬药,热退了即可。”从竹篓里拿出笔墨,又取出一小张布纸,缓缓写到:“柴胡八钱重,黄芩、生干地黄、甘草各三钱、半夏二钱重,上咀,每服五钱。水盏半,姜三片,枣二枚,煎至八分,去滓温服……”
李清明在妇人连声道谢中走出茅草屋,山林里风涛阵阵,他布帽上的带子随风晃动,轻轻往肩上提了提背篓,迎着风缓缓坚定前进。
师傅曾教诲道:“医者仁心,世间不乏神医,只乏仁医、痴医。清明,神州万里,天地阴阳,死生兆彰,尽在中医二字之中,为师倾其一生也仅参悟皮毛,山河长远,脚踏实地。”
小楫轻舟,月下湖畔,青莲曳动,女子抚琴而坐,清风拂面,一曲悠扬。
碎星散落湖面,小舟随风晃动,突然,一声凄厉的鹰笛划破静谧,女子眉色一凛,伸手接住鹰爪上掉落下的绢帛。
读罢绢帛上的文字,女子目色凝重,遥视远方。
“诸神风云再起,父亲,诺儿该走了。”
沈氏一族是诸神大陆闻名的神医一族,父亲逝去后,神医的名号落在嫡女沈诺身上。沈氏一族逢乱必出,以兼济苍生为己任,此刻诸神风云再起,群雄混战,死伤惨重。
枭雄们争斗之后,血流不止的硝烟之地是沈氏族人的战场,可枭雄建功立业后,总会将目睹一切惨痛的见证者们一一除尽,然后尽情粉刷历史。
沈氏先人百年之前拼的族人七零八落,才勉强留得一点血脉。
一席素裳,手起剑落,沈诺眼神坚毅,“父亲,医者医人身,更须医人心。此去一别,再无回头之日。”
万里江山应有我,金戈止战乱。
【2】中国茶
“月入琼杯 碧烟生回廊 客来时 松花正落窗
 香叶嫩芽 竹炉沸翠汤 此夜更漏犹长”

紫金宫内,皇帝站在宫门前,望着夜空中巨大的月轮出神。
小公公端着茶壶茶碗恭敬地弯腰低眉,大公公拿着裘皮披风走到皇帝身后,轻轻围上。皇帝依旧出神的看着月亮,大公公转身退下时,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三殿下李清明。
“清明,你说,边关的月亮是不是更圆?”皇帝依旧迷恋的看着冬日的夜空,不在意跪在身后冰凉地板上的儿子。
“父皇!”李清明挺直身子,年少热血,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是,……但那里的月亮暖一些。”
李清明今年十九,驻边七年,从帝国的南境被极北,从漠西到东海,从一个愣头青的小子磨砺成刚毅坚定的男人,七年间,大小战役无数,无论智取兽氏流寇,还是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帝国的紫金花都因李清明而更加娇艳。
可如今,七年后,他唯一的要求便是能留在京都常伴母妃左右,父皇却仍旧将他远派,他不求父皇与自己多加亲厚,但他……着实太冷了些。
皇帝闻言转身走到小太监前,拿起茶壶沏了一杯茶,茶叶升腾翻飞间香气四溢,霎时间温暖了冬夜。
“清明,你可知茶叶须经多少工序才能有此奇香?”皇帝继续说道,“晒青、凉青、摇青、筛青、炒青、揉捻、包捻、焙干、挑梗,如此层层工序后,才有一叶青茶。”
皇帝拿起青玉色的茶碗儿,轻轻摇动着:“也唯有如此,才有喉头润感,唇齿奇香。”
“清明,你将是帝国最顶尖的青茶。”
沈诺看上了村头呆头呆脑的李清明。
可是啊,她只敢悄悄地关注着他,井边打水的时候偶尔相遇,低头腼腆羞涩的笑笑,快速的溜走,偶尔有了几句交谈,她便会为此高兴一天。
沈诺父亲是村里有名的茶师,谁都喜爱喝他煮的茶,某次,沈诺无意间听到李清明对别人说:“沈师傅的茶真好喝!”
沈诺由此决心烹茶。
沈师傅一直担忧女儿没上进心,不能继承衣钵,沈家的绝学失传。但看在女儿最近如此勤快,追着他问烹茶手艺,他十分满意。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沈诺自持手艺精进,悄悄留在父亲茶馆儿的后厨里,用心煮了一杯茶,茶馆小哥儿来催,沈诺擦了擦鼻尖上的汗,小心翼翼的端着木制茶托,青花小碗儿里浅绿色的茶水氤氲着雾气。
她将茶放在李清明跟前,转身离开,躲在楼梯拐角处满怀期待等着他的评价。
李清明和朋友在闲聊,久久没有动茶,眼看那雾气越来越淡,沈诺有些慌了,茶凉了就失了滋味。
正当沈诺焦急的时候,李清明突然举起茶杯凑到嘴边儿,沈诺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李清明和友人笑着打闹,将茶水一口闷下,舔了舔嘴唇边的水珠,继续和友人聊得热火朝天。
沈诺突然有些失望。
不是因为李清明没有任何评论,而是因为自己因他当时的一句“好喝”,努力了这么久,结果他的这句好喝,可能只是因为他渴了。
他不懂茶,不懂自己。
这几年拼命和父亲学习茶艺的过程中,沈诺觉得李清明的那句“好喝”好像没什么分量了。
沈诺笑笑,转身走进茶房。
【3】武术
“静 当如岭上孤松 动 当如流云行大江
 止戈为武 万山莫当”

托马斯碧蓝色的眼珠上下转动,他轻笑:“我听说你们中国人都会武术,无论和谁打架都有诡计能够占上风,今日一见,甘拜下风。”
李清明看着站在对面话筒前被记者簇拥的托马斯,不动声色。
两国争端再起,外交人员站在本国立场进行交涉,方才李清明一番言论依据历史、人文、地理、经济等一系列要素,将托马斯讲的哑口无言,他气恼了,怕是不知如何回击,才搬出方才的讥笑话语。
李清明眼仁黑白分明,利剑般直直射向托马斯。
“非也,中国武术是一种学识,一种防守,不为战争,只为和平。”
他庄重的站在话筒前,面对满堂记者、万千观众,掷地有声:“中国武术历史悠久,它没有任何形式,但同时也可以是任何形式,武术的练习是为了强身健体,修身养性,体会武者的精神,由外转化之内,从而感悟武学的真意。但战争时,武术则是我们保卫家国的一种方式。”
“中国武术讲究太极阴阳,即是物质世界的一般律,是众多事物的纲领和由来,也是事物产生与毁灭的根由所在。”
“我请在座各位明确,荷叶岛自古以来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一点绝对不容置疑。”
【4】围棋
“来听 千秋一呼嗓 黑白山河间 溃散昂扬
 观 六朝风雨事 残局里苍茫 点检消长”

山峦横断处,巨大的棋盘铁钩银画雕刻其上,大理石色的盘面,赭红色的盘纹,黑白两色的棋子星罗棋布,山河千秋,岁月更迭,大江东去,尽在这盘珍珑残棋。
“浅川市玉泉县大宋村的王先生无意间发现玉泉山中此处断崖,其上的珍珑棋局震惊围棋界,经初步坚定,此棋局应属明朝万历年间。近日,中国围棋圣手李清明对战日本围棋猛虎井田中一郎,究竟谁能解开千古奇局,敬请期待!”
记者们蜂拥而至,看着断崖棋盘之下坐着的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棋盘拓本。
棋盘开局,两人执棋各走,先填满残局,自成整局后,再行攻杀。
井田中一郎乃是日本国手,征战无数世界高手,鲜有败绩,面对初出茅庐的所谓中国“圣手”,起初有些忌惮,但看到对方竟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之时,便是满满的不屑了,呵,乳臭未干。
棋局进行过半,突然僵住了,谁也不知道如何继续前进。
李清明坐在山石上,仰头看身侧山崖上的巨大棋盘,耳边风声阵阵、大江轰鸣。此局难在残棋,有无数种补全之法,可每一种补全后亦有无数种破解之法,唯有找到其中绝无仅有的补全之法,才有机会能够抢占先机。
他低头看棋盘,两人的补全之法均不是最优,明万历年……猛地,他立刻转身看向山崖!
棋盘上残缺的部分仿佛自动补上,黑暗山河间波涛起伏,千古江山尽在此盘棋中。
世人尽知康乾盛世,可明神宗朱翊钧,万历三大征最终取得完全的胜利,此后满清入关仍延续明神宗的治国方略。在君主专制的政体下,可以说明神宗的战功远超康乾。
那是被世人忽略的千古一帝,就像这盘残棋,百年后才被世人知晓。
李清明执子落定,局势瞬间开朗,继而逆转。
明神宗在位最长,从少年到老年,从万历中兴到两党相争,满纸江山抵不过时代洪流,明朝终究还是没落了。
“你输了。”
最后一颗棋子落定,李清明缓缓吐出三个字,在闪光灯的咔嚓声中,他回望山崖上的珍珑残棋,目光悠远。
【5】书法
“一气 挥毫写千行 笔走灵韵扬 回锋酣畅
 曾令 黄庭换白鹅 信人间有痴狂”

层层楼台掩映中,深闺少女沈诺托腮凝望远处,第十二次叹气:
“哎,为何父亲还是不准许我外出,我都十四岁啦。”
兰花的幽香随着微风传来,沈诺回头看了一眼绽放的素冠荷鼎,三叶奶白的花瓣包裹着花心,三四朵簇拥在一起,衬着墨绿的枝干,高雅极了,可是现在她却无心玩赏。
“哈哈哈,李兄还是这般有才情……”
大哥爽朗的笑声传来,沈诺眼睛一亮,飞奔下楼,只见一白衫男子淡然挺立,与大哥说笑。
“既如此,我且向小妹讨要一株,赠与李兄。”
大哥话语刚落,便见小妹沈诺站在楼梯口,他笑着说:“小妹,这位是书法圣手李清明李兄,平时别说多高傲了,如今见了你的兰花可是走不动道儿,小妹可否赠一株素冠荷鼎于李兄?”
李清明见她下来,微笑着拱手。
沈诺眼睛一亮,李清明,帝国最年轻亦是最饱负盛名的书法大家,皇帝都难得请得动他挥毫,如今堪堪看得上她的兰花。
她娇笑道:“李哥哥,这几株素冠荷鼎我也是精心培育许久,白白赠与你自然是要心疼的……”
看见李清明有些失望的脸色,沈诺继续说道;“不过我久仰李哥哥大名,古有陆静修黄庭换鹅,王羲之笑而成全,若是今日哥哥能为小妹写一幅字,小妹赠与素冠荷鼎,说不定也是一番佳话。”
李清明闻言笑道:“哈哈哈,沈兄所言不虚,姑娘果然七巧玲珑心!好,今日我便为姑娘提上一幅字。”
沈大哥在一旁打着哈哈,我什么时候夸过小妹七窍玲珑心了?明明是个混世魔王机灵鬼啊!
白纸铺开,兰花幽香阵阵,李清明深吸一口气,霎时间仿佛置身山川大河,遨游九虚,他提笔挥毫,“蕙质兰心”四个大字跃然纸上,笔力遒劲,其气亦逸,有秀美开朗之意态。
放下笔,他看着字,微微点头:“蕙质兰心,便赠与妹妹了。”
【6】万博manbetx官网
“着笔众生相 诸色琳琅 水袖纷扬 进退自循章”

“嘿——呀——”老爷子穿着素白色汗衫,嘴中唱着腔子,他压低了调子,深沉婉转,在大堂上前来回走着步子,手比着手势,仿佛回到了六十年前那次盛大的演出。
那是北京,演出规模盛大,从西华门到西直门外高粱桥,每隔数十步设一戏台,南腔北调,四方之乐,荟萃争妍。或弦歌高唱,或抖扇舞衫,前面还没有歇下,后面又已开场,群戏荟萃,众艺争胜。
那年他十六岁,演旦角,擅长二簧腔,技艺高超。《目下看花记》称他:“宛然巾帼,无分毫矫强。不必征歌,一颦一笑,一起一坐,描摹雌软神情,几乎化境。
“爷爷,爷爷!”李清明又看见老爷子登上了大院里荒废十几年的戏台,他赶忙上去将他拉下。这片地区要开发了,大院里的住户们般的七七八八,这戏台子再过几天也就要拆掉。
“爷爷啊,咱们回家吧。”
老爷子把脖子一梗:“回什么家?!这儿就是咱家!”
“咱们上个月搬新家了,走,我带您回去!”
老爷子迷迷瞪瞪,眼睛瞪得通红,一句话梗在喉咙里,半晌才反应过来:“啊……回家啊。”
李清明骑着电动车,老爷子乖乖的坐在身后,街边的风景不断变化,突然老爷子狠狠拍了他好几下:“孙子停下!快停下!”
李清明猛地一刹闸,连忙回头:“爷爷咋啦?!”
只见老爷子自顾自的下车,站在广告品牌前走不动道了。
李清明顺着看去,广告牌上印着一个万博manbetx官网旦角,水袖飞扬,下面写着一行小字:X月X日,国家大剧院,敬请期待。
李清明拉住爷爷,在他耳边说道:“爷爷,今儿个晚上咱们去看戏!”
【7】国画
“酝四时景 溶墨生松香 远山去 翠微描云上
浮生闲趣 枝头凝雀鸟 只怕惊了海棠”

初春时节,万物复苏,神州大地一片勃勃生机,南宋孝宗赵昚(shèn)站在庭院里,望着满眼海棠花色,只觉神清气爽,隆冬郁结之气一扫而空。
他清清嗓子,带着喜色:“画院待诏何在?”
林椿施施然走出,合手弯腰,恭敬道:“臣在。”
“待诏,海棠花色如此撩人,朕心甚悦,你且画一幅海棠图来,留住春色。”
林椿有些为难,但还是恭敬地弯腰:“臣接旨。”
他不敢使用太过艳俗的色彩,沉吟半天后,似是破釜沉舟般悍然下笔,一气呵成。海棠在前,他深望几眸,笔下生花,深得写生之妙,极富生趣。
赵昚见之,略作沉吟:“爱卿用色颇为考究,竟没朕最喜爱的妃色……”
林椿背脊一凉,趴倒在地,咬着唇不说话,妃色美则美矣,却是有些艳红,用于海棠,则有些不登大雅。
“……爱卿直接以色彩分出物象之浓淡,层层晕染阴阳向背,饱满莹润轻匀透明,栩栩如生,尤小幅笔触工细,布色鲜明,生机盎然,用色大胆,艳而不俗,赏!”赵昚一口气说完,捧着画作开心的远去。
林椿跪地长呼:“叩谢陛下!”
赵昚可以说是南宋最有作为的皇帝:平反岳飞冤案,起用主战派人士,锐意收复中原;内政上,加强集权,积极整顿吏治,裁汰冗官,惩治贪污,重视农业生产,百姓生活安康,史称“乾淳之治”。
千百年后,此幅《海棠图》藏于台北博物馆,艳艳海棠颇有苏东坡《海棠》诗“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之感,若有幸得去,必要好好欣赏一番。
【8】瓷器
“青 天水濯碧而藏 彩 漫消云雾窥盛唐
皎白若雪 灿若骄阳”

“陛下,您看,越窑青瓷玲珑剔透,胎质细腻致密,胎骨精细而轻盈,釉质腴润匀净如玉,釉色青中含黄,真真是美极了,再看这邢窑白瓷,釉色洁白如雪,造型规范如月,器壁轻薄如云,扣之音脆而妙如方响,亦是绝美。”
窑官双膝跪地,呈上一青一白两方瓷器。
唐皇走下龙椅,痴迷的把玩着两方瓷器,不住的说道:“好!好!好!”
“南青北白,两色瓷器必定远销海外,更助我大唐经济繁盛,万邦来朝!”
皇帝将瓷器放回托盘上,“传令下去!鼓励越窑邢窑大力烧制瓷器,朕要向四海扬我国威!”
一船船满载青瓷的大轮漂洋过海,一队队满载白瓷的马车沿古丝绸之路穿越荒漠,青白瓷器令世人惊叹,亦令大唐荣耀。
安史之乱后,唐朝迅速落寞,曾经万邦来朝的天朝上国再也不见,唯有史书之中翩跹的微光令世人着迷,唯有青釉白瓷历经千百年依旧色彩温润。
【9】汉服
“来看 血脉自炎黄 丝丝只读尽 春蚕绿桑
着缀玉配华裳 整襟高堂上 无一不往”

岳阳楼,前有一牌子:能通篇背诵《岳阳楼记》者,免购票,可直接登楼参观。
每天来此背诵的人确实不少,但沈诺背诵之时,却是吸引了一种目光。
“……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
沈诺一身淡绿色汉服,站在人群之中毫不怯场,将早已熟记于心的诗篇缓缓背诵,对周围异样的眼光视而不见。
“……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连贯流畅的背诵完整篇,售票处的大叔满眼赞许之色,他将门票递到沈诺手中:“小姑娘,能背整篇的人不多,能穿汉服来登楼的更是寥寥无几,大叔很是钦佩你!”
人群里不断有人悄悄给她拍照,好像穿了汉服便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还有人压低了嗓子窃窃私语说“这是韩服吧?”
沈诺清清嗓子,对周围的人说:“大家好,我今天穿的是改良汉服,中国自古便是衣冠上国、礼仪之邦,汉服更是体现了锦绣中华之美。改良汉服贴近现代人服饰,在方便活动的基础上保留了汉服之美。血脉自炎黄,丝丝只读尽春蚕绿桑,希望大家能够接纳日常生活中的汉文化,不要只将它们留在书本影视中。”
【10】丝绸
“凭身 有七尺儿郎 清风盈满袖 端行四方
织锦 平纹分横竖 捧来折煞珠光”

迷沙瀚海,漫天风沙之中,驼铃声响,商人顶着狂风步履维艰。
“李哥!这儿!这有个背风坡!咱们避避风沙!”
李清明牵着骆驼一脚踩空,直直的滑下去,后边的兄弟们赶紧拽住他往背风坡走。
一行人躲在背风坡,用纱巾蒙住头,静等着风沙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光滑如镜的沙漠表面突然蹬出一条腿,李清明奋力挣扎出来,然后把掩埋在身边的兄弟们拉出来,再用力从沙子里牵出骆驼。
一众人靠在骆驼旁休息,有人发问:“李哥,你说,咱们这一趟能活着回去吗?”
李清明摸着胡茬,贪婪地喝了一口水,半天舍不得咽下去,润润干裂的嘴唇,他嗓子有些沙哑:
“准能回去!这条路张骞大夫走过,咱们也准能走过去!”他拍了拍骆驼背上的大包裹,笑呵呵的说:“等咱们到了波斯,把这些个丝绸茶叶买了,换点儿媳妇喜欢的胭脂,再背着一包裹绿宝石和金子,就擎等着享福吧!”
驼铃声再起,商队整顿完毕继续上路,顶着风沙,为后人开辟了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
如今,伟大工程“一带一路”带着历史的烟尘出现在世人面前,一个更加美好的时代即将到来。
【11】剪纸
“点染 一纸喜成双 雕镂人间事 拆条去框
剪 燕子衔花过 灯笼映萤火 佛陀百像”

谁人都知道,沈家小娘子手灵巧得很,捏一张白纸儿,拿一把剪刀,手指翻飞几下就能裁出精巧的画儿。
谁人都知道,李家小少爷生得俊俏,手也生的好看,舞文弄墨手到擒来,可就是看不上心灵手巧的沈家小娘子。
谁人都知道,他俩是有婚约的。
李家少爷心气儿高,哼,一个小小剪纸娘子,没读过书卷,生的再娇小可爱也不过草包一个。
沈家娘子听闻李清明瞧不起她,有些气恼,不是她死皮赖脸的想嫁,而是她觉得读书人的傲气应该更有风骨,不是与她一个小娘子过不去。
“素闻李公子才高八斗,小女子前些时日剪了几幅纸联儿,可否请公子将其还原到画卷上来?如此,小女得了墨宝,自然不会叨扰公子了。”沈诺低眉顺眼温声细语。
李清明瞥了她一眼,高傲的伸出手,嘴一咧:“拿来。”
沈诺从袖口拿出一副大红色剪纸,缓缓展开,李清明一看见就傻眼了。
那是一副夏日荷花图,接天莲叶层叠着涌向远处,却并不杂乱,一层一层顺应纹理,偶有几朵荷花盛开在水面莲叶之上,纹理细腻,岸边柳条上细长的柳叶儿随风飘动,还有几只飞鸟叫唤着离开……一切生动有序,若是高人的墨宝到也在情理之中,可这竟然是一副剪纸?!
李清明看了许久,又转头看看沈诺,眉头拧成了麻花又渐渐舒展,沈诺在一旁看着觉得十分解气,哼,叫你小瞧我!
良久,李清明说道:“我才高七斗,离八斗还差一点儿,画不出来,你还是继续叨扰我吧。”
沈诺:“!!!”
【12】刺绣
“绮云 浸色入绸丝 巧手捻花针 翻飞几行
彩线 勾勒千重样 绘锦绣挑月光”

沈诺是苏绣坊里最伶俐的绣娘,她花样多,绣的快,谁人提起她都要竖起大拇哥。
“小沈,咱们这次碰见大麻烦了。”坊主眉头紧皱,满眼郑重。
沈诺极少见她这样,定了定心神,问道:“怎么了?”
“东瀛使者进贡了一批丝绸,其上的绣样十分繁复细腻,太后娘娘爱不释手,陛下见此有些不悦,特命苏绣坊三天内呈上新的绣样,定要将东瀛的绣样比下去。”坊主咬咬唇,“小沈,咱们绣坊向来受皇家青睐,若是此事不成,怕是日后再难得了进贡的资格。”
沈诺深吸一口气,沉了沉心,问道:“东瀛的绣样能否让我看上一眼?”
坊主大喜:“能!我这就找陛下请去!”
三日后清晨,连夜通宵赶制绣样的沈诺梳洗完毕,黑眼圈极重,被坊主狠狠地抹了一层粉也是遮不住,她苦笑:“毕竟要面见天颜,坊主你还是再给我抹一层吧。”
慈宁宫中,太后和皇帝坐在上方,沈诺指挥着宫人将丝绸卷轴展开后,便安安生生的缩在大厅一角。
太后起初有些漫不经心,待到卷轴展开一半时,她却激动地站立起来,皇帝赶忙跟上去。
那是一副巨大的草原牧歌图,墨绿色的丝线勾勒巨大的草原,在日光下闪着光泽,白褐色的蒙古包,云朵一样的羊群,湛蓝的天空,还有蒙古包门内细腻的装饰,以及豪气坐在桌前喝酒的蒙古大汉,欢乐烤制羊腿的蒙古阿妈,来回奔跑的蒙古少年……
太后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她看到了她的故乡。
自少女时期嫁到皇宫中来,几十年来历经多少风雨,才有今日安稳悠闲的太后宝座,她享受着至高无上的荣耀,却永远回不了家,因为她是帝国的太后,不是科尔沁草原上舞蹈的少女。
看着太后微微湿润的眼角,沈诺在一旁暗暗地笑了。
“苏绣坊进献有功,赏!沈绣娘绣工出神入化,重赏!”
写在结尾:
中华文化真的很精彩啊
相关文章
猜你喜欢

南康交通广播

李霖

仪征国信影城

多彩青海

木易电影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