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家岭上故事多

作者:六尺巷文化 / 公众号:lcx1690 发布时间:2019-03-14


小文“我的家乡欧家岭”、“母亲是螺蛳仙子”,文章中虽已泄露了几分天机,但只因小时好奇,常缠住奶奶讲好听的故事,奶奶无奈,只得隔三叉五讲出一段一段的事来。就那螺蛳妈妈的故事缠着奶奶讲了好多遍,每次听完虽不明白太多,但觉得心里总不是滋味,眼眶也湿了。只问那螺蛳妈妈为什么狠心丢下孩子,而不常来看他,奶奶也是无语,只能用手擦擦眼睛。今日想来,一是当时奶奶确实让我缠的没法,二则又想叫我帮她穿针,或做些小事或叫我别贪玩,哄我的情节也是有的,而如今也无可深究了。现在讲来只当是给读者闲暇之间茶余饭后以笑谈,总比那吃过饭后便推桌摆椅打起麻将飘起钱来,弄不好还闹闹吵吵的要好些。闲话少叙。

01
且不说村子西头的龙眼之地,单说村子东头有一地,向山边凹进几许,形成几丈见方的去处来,地下有泉水流出,门前有一小塘,塘下是几层田,田中螺蛳地,立有一螺蛳石,周边有竹林。地上住着一户人家,年代久远却也无从考究。常年靠种地打柴为生,娶媳妇金氏。金氏虽是农家女却心细手巧。金氏的公公有个特点,就是不管阴晴雨雪,一年三百六十日天天晚上都要洗澡,而且洗澡水要很多,洗澡时弄出的水声很响,金氏自嫁过来后每天晚上必给公公烧两大桶洗澡水。
日子久而久之,金氏就觉得纳闷,这公公也奇怪了,洗澡水多、水声弄的很响而且还将门窗关的严严实实,是何道理?这天晚上金氏照例将水烧好后交给公公,自己却轻手轻脚地趴到窗户边捅开窗户纸,露出一个小孔来,金氏凑到孔前细看,屋内水雾朦朦,却见一条红色大鲤鱼在盆里摇头摆尾,戏水翩翩,乐的是水花四溅。金氏吓的忙缩回身蹑手蹑脚地回来,公公的事本身象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又怎敢和他人说,便像没事人一样。
待到第二天晚上,金氏照旧烧好了水,但她心想,既是如此倒要试试公公到底是不是鲤鱼精转世,便人不知鬼不觉地在洗澡水里放了把咸盐仍旧将水交给了公公,金氏不敢近前,只在院里细听,先听到水声响,渐渐水声变小,再后来就没声了。外人也没在意,金氏又不敢说,自回房睡觉,一夜无话。
至次日早上,金氏做好了早饭来喊公公吃早饭,却见门仍旧闩严,推也推不开,忙叫来众人撬开房门,一看公公仍旧好好地坐在澡盆里,却早已仙去。细看盆里有鱼鳞片片,全村惊诧,金氏会意,却没说出来。没几日,金氏染病,一卧不起,常梦见有条红鲤鱼找她,遍寻医治无效。待临终前才将这秘密告诉了家里人。后来当地人把这块地叫鲤鱼地。

却说这条鲤鱼精也确实有些来历,说是舒城县有一天然大湖,湖中多岛。湖中有一红色鲤鱼在湖中不知待了多年,倒也有几分仙气。每每嫌湖中静水,不流不净,晚上夜深人静时总是要跃到长江中去洗澡,天明前再回来。从湖中跃入长江必经一座山岭,名曰“岐岭”,这岐岭乃桐舒二县的分界分水岭,高几百米,有条小路经过此岭连接着桐舒二县,象是人肩上搭上的一条丝带。小路不宽还有点陡,路面被踩的光溜溜的,连接着桐城的龙头、霸王街,舒城的小河边、东边院许多村子,倒也算是繁华热闹之地。
小路上人来人往,有挑柴卖草的、驼树担货的,有生意人、走亲访友的,也有江湖中人,成群结队。其中有群在山中靠打柴为生的山里人,从舒城那边砍了柴和树,或挑或抬,上岐岭到桐城这边来卖,虽然累的汗如雨下,却也是鼓足了劲同心协力口里喊着号子,有喊的“天上晴空白云飘,地下柴儿我来挑,若是仙女从此过,递条手巾把扇摇……”更有人喊“打一杵,换一肩,不怕岐岭长上了天……”就这样嬉嬉闹闹说说笑笑倒还也快活。

再说这里的山神天天看他们虽累成那样却还穷快活,不像公子王孙、财主员外们那样愁眉苦脸,又听到“不怕岐岭长上了天……”这一句,就存心想戏弄他们一番,念声咒语,从此岐岭及周边山峰每天长高一寸,一天不高,可常年累月下来那还了得,柴夫们那里知道这里原委,仍旧喊着号子来来往往。
再说这条红鲤鱼只知每天都能跃过去到长江洗澡,那知岐岭山峰天天都在长,终有一天夜里没能跃过岐岭被挡在山岭之上。这条红鲤鱼在草丛中蹦了几蹦,没办法现出了原形,原来是位帅气的小伙子。这小伙爬起来深深叹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路边的一块山石上,只听轰隆隆一声闷响,说也奇怪,这山岭竟降到了原来的高度。这块路边山石周边的人管它叫“定山石”。这小伙呆坐了许久,便沿山峰一直向东走,来到了欧家岭,见是一处好所在,便在这立户娶妻生子,过着平常人的生活,也就有了故事开头的那一段情缘。
02
说过了鲤鱼地,我们再从鲤鱼地向西走不过几十步,来到村西。这里也有草屋数间,住有几户人家。房子东侧连有一院,院不大有几丈见方,与住户相通。院中有一石磨,似长在那里一样。年代久远,长满青苔,但磨齿孔等清晰可见。
说的是那年那月,全村十几户却是团结勤劳,互帮互助,年年丰收,养的是鸡鸭成群,牛羊满圈,过的倒是自在。忽一日,有黑龙一条从南边山峰间翻滚而来,张牙舞爪,张开血盆大嘴,见人和牲畜便一口吞下,然后佯长而去。每次来时一阵风沙,去时一阵狂风,一年总要来好几次,弄的是鸡犬不宁,人们躲之不及,叫苦连天。

细打听,乃是双狮峰(公狮头、母狮头)东边山脚下有一深涧,人们为了下游农田灌溉,便将此涧下游两山之间堵上,形成一塘,塘窄而深,塘水清悠悠,使人看的生怕。其间有一巨蟒窝在塘中修炼多年成精,成了一条黑龙。每每外出觅食,弄的是周围几十里的村庄都乌烟瘴气,祸害一方,人们叫苦不迭,却拿它没办法。
再说舒城黄家岭(离欧家岭有十来里路)有一姓黄的石匠,三十多岁,祖传一手做石磨、铣磨的好手艺。经常周游各村各庄给人家做石磨、铣磨,很是受人欢迎,也常听见人们议论那恶龙的事。
这一日上午,他一个人挑着工具独自走在山路上,准备去欧家岭村民家去铣磨。上过几道岭,来到一棵大枫树下放下担子准备歇下,这时从岭上迎面走来一位老奶奶,一头银发,拄着拐杖,也来到树下找块石头坐下。小石匠虽觉得这老奶奶有些什么地方奇怪,但还是你一言我一句地攀谈起来。谈着谈着,老奶奶问小石匠可曾听说这儿有条恶龙的事,小石匠说:“听村民说但没真见过”。老奶奶又说:“你若碰见不怕吗?”小石匠笑笑指指自己的担子说:“我有锤子凿子怕啥”。小石匠又傲气地说:“若让我遇见,定叫它有来无回了”。
本是句一时傲气的话,老奶奶见小伙子年青气盛,讲的认真,便用拐杖撑起身,挪到小石匠身边坐下,对小石匠说:“你若真心想降它,也合该那畜生该死,我劝了数次它都不听。今天下午它必会再来欧家岭,你到那村西头有个院子,院子放有一石磨,你只放心铣你那石磨,待它疯狂之后,便如此这般……切记,切记!”在小石匠耳边低语了一会。
小石匠惊诧地望着老奶奶,半信半疑地问:“你是谁?那样能行吗?”老奶奶说:“你别问我是谁,你只放心按我说的去做,准保成功”。老奶奶说完便站起身,一拐一拐地沿那小路走去,一会便不见了。留下这小石匠呆呆地坐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且说这小石匠来到欧家岭,确是有村西头人家说有盘磨要铣,说也奇怪就是那老奶奶说的院子里的那盘磨。小石匠吃过午饭,准备好工具便认真地铣起那磨来。磨子刚铣了半盘,但见风砂起处一条黑龙从南边翻滚而来,弄的是鸡飞狗跳,人们呼儿唤女,哭爹喊娘,躲之不迭。小石匠不慌不忙站起身拿起锤子在磨盘上轻敲了一下,似闷雷滚滚,黑龙听到声响,从空中落下,盘于院子墙头之上,厉声问道:“谁在此敲击,不想活了?”
小石匠说:“是我,我看你既无功德又无本领,专做些害人之事,本应该死。”
双方对骂了一阵。黑龙一时性急说:“看你也有两下,你有何本事,咱俩今天就比试一比,你若赢我,我便再也不出山了。”
小石匠说:“那好,我手中的锤子一敲云彩聚天,再敲雷声阵阵,三敲大雨倾盆,而你呢?”
黑龙说:“看你吹的,我别的本事不说,可瞬间在这院中穿出一口井来。那你先来我看看。”
小石匠说:“那你看好!”
只见小石匠手起锤落,三声响过,云彩、雷声、雨点相继而来,只把那黑龙惊的目瞪口呆。黑龙也不示弱,在墙头竖立起来,然后头朝下纵身一跃,瞬间钻入地下形成一口井来。说声迟那时快,小石匠搬起那铣好的半盘磨一个箭步向前,盖在那井口之上,地下听有嗡嗡之声,但那黑龙却怎么也不能再钻出来。人们跑出来高兴地举起小石匠欢呼着,小石匠也着实吓的不轻,浑身汗如雨下,匆匆收拾行装就回家了。
人们却再也没有见过那小石匠。后来听说小石匠回家后不几日双目失明,后一病不起,不到月余便死了。但人们永远会记着那小石匠,是他降住了恶龙,还老百姓以平安。这恶龙终是“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块地当地人就管它叫降龙地。数年后那黑龙终被云游至此的观音点化后带入天庭,此是后话。

这就是神奇而美丽的欧家岭,看不够的风景,听不完的故事,说不尽的传奇。你若上来,那九十多岁的三老爹定会给你讲的更多更精彩。

精华推荐 ❖
欧家岭:母亲是螺蛳仙子
喜讯:革命老区欧家岭通车了!
欧家岭修路记 :高温下的追梦人
通往欧家岭的希望之路
欧家岭拉饭、拉酒的风俗

关注六尺巷文化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


其他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