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之父:一个被逼入传说,而终将血肉复活的男人

作者:马来西亚的日与夜 / 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02-26


一个被逼入传说,而终将血肉复活的男人。

吉隆坡是马来西亚的首都,自独立1957.8.31到今天。然而它原来是汇二为一的河口边上,一块总是遭遇泛滥的泥沼地。鸟来下蛋,人来滚蛋的这样一个破地方。
在它成为首都的悠悠一百二十年前,广东省惠阳县某贫苦人家家中诞生了一个男婴。
十七岁那一年,正将蜕变成男人的年纪,太平天国和清政府的炮火,催化了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的男孩,要嘛继续当个无能为力的牧童,要嘛像个男人一样下海。
南洋遍地是黄金。
叶亚来就这样漂洋过海两个多月,来到南洋“黄金”的中心,锡矿场。所谓“黄金”其实应该是“黑金”,就是锡矿。每个年代,都有它点石成金的替代,伴随的是得到它的代价。
下到地底三四百米是矿工的日常,谁也不知道明天轮到谁被坍塌的矿洞掩埋。所以锡矿小镇先立起来的都是一间又一间的妓院、鸦片馆和赌馆。用以减轻“无钱以维生”被“有钱没命花”的幽默和挖苦。
叶亚来初下南洋,谋了个比矿工挣钱少却能持续给家乡汇生活费的活儿,矿工伙夫。埋头苦干三年,终于经营起自己的小生意。因人品实在,有才干,又可以服人,于是年仅24岁就被举荐为“甲必丹”(相当于一个地区的首领)。
叶亚来和吉隆坡的故事就从当上“甲必丹”开始。
无奈新官上任,吉隆坡便因锡矿之争而成了战场,历时六年,叶亚来和他的盟军最终获胜了,吉隆坡也成功从一个小渔村蜕变成一个满目疮痍的废墟。

当时精打细算的英政府放弃了这块土地,宣称这块土地属于自己的马来统治者也离开了这片土地,而叶亚来呢? 他留了下来,并且他还要发展这个地方。
发展是需要钱的,他去向新加坡和马六甲的英国商人借。发展也需要用到人,他把印度人引进吉隆坡,让他们来清理废墟,将沼泽烂泥疏浚填土。
他建设新的店屋,低价卖给华人,吸引他们进来开商铺。他开辟耕地,欢迎马来人前来务农。
人口越发增长,他又建了学校,建了医院,甚至还建了养老院,励精图治靠一己之力,硬生生把一个弃地变成一个热闹的小镇。
他24岁当上甲必丹,发展吉隆坡24年,过世,享年48岁,还不到50。一切就像他的使命一样。
他过世的时候,英政府停止办公,史无前例的降半旗哀悼。一直到今天,吉隆坡还有一条路,叫做叶亚来路,就是纪念他对发展吉隆坡的贡献。

目睹吉隆坡如今的繁华,我不禁要遥想 : 如果当时,这世上没有一个叫做叶亚来的人呢?如果叶亚来,当时也放弃了吉隆坡呢?
面对一片狼藉,背负这块土地,将发展所需的成本全压在自己一人身上,这需要多少的挚爱?
去还是留?
To be or not to be?
Sometimes is just destiny.
叶亚来,不会不是叶亚来,吉隆坡也不会不是吉隆坡。历史就是历史,一个没有假如的故事。
然而今天,叶亚来与吉隆坡的故事,正在“潜移默化”地淡出“正统”的历史叙述,其存在吊诡地由“历史”渐渐退渡成“传说”。
我们以后的我们,不会再以为,发展首都吉隆坡为其奠基的是叶亚来,而是某个不切实际的人名。
传说,就让它流传吧。直到我们的国家各个民族走到能够从容回看来路,自信到不受身世动摇的那一天。
叶亚来这三个字会再次被唤起,会依据某张老照片将仪容再现成一座英姿飒爽的雕像,立在吉隆坡最中心的位置上。
以下为删除段落:
如果一方土必有一方神,孙老猴子在这里顿上两脚,从土里冒升出来的,一定长这副模样。

您的支持,是我们原创的动力!


其他栏目